联系我们:发送邮件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昊天小说
昊天小说 > 玄幻魔法 > 夜的魔法 > 第三十三章 诡异

第三十三章 诡异

低谷中的火光,不知何时更加盛了几分,远远望去,谷中又有数条火蛇参与进来,将整个低谷映得通红一片,火光滔天。

灰衣老者不知何时再次召唤出数条火蛇,这些火蛇与先前召唤出来的火蛇一起,于低谷中肆意翻腾起来。食人花喜阴湿之地,善阴寒,怎么能受得住这火蛇的炙热之火?

在火蛇占据低谷近半之地,并且将大半食人花烧成灰烬后,剩下的食人花似终于知道了恐惧,不再齐齐发出嘶吼之声,而是选择了遁地而逃。

而这食人花遁地之术,却又是有些有趣了。食人花在陆地上行动不便,或者说根本没有行动的能力,若真要行动起来,怕还要将自己的根茎拔出,这才能短时间在陆地上缓缓移动罢。

而于地下,食人花的速度却又是另一番说法了,其速度不仅奇快,而且掩盖气息的能力更是让人啧啧称奇,踪影难寻。在地下,来自泥土的阻力,似乎完全丧失掉,对于食人花来讲却是如鱼得水,行动也是变得灵动之极。

当灰衣老者释放的火蛇占据低谷大半之地占据上风之时,谷中剩下的食人花便纷纷收紧花枝,索索索的沉入地底,选择了遁地而去。

而灰衣老者同样操控着巨大火蛇,朝地底追去。但是令灰衣老者头疼的是,这剩下的食人花不知施展什么魔法掩盖之术,任凭自己放开神识去探查,均是不能清楚的查到食人花的动向,只是隐隐的察觉到这些遁入地底的食人花突然变得模糊不清起来。追入地底的火蛇速度受到限制,且食人花在地底速度比遁入地下的火蛇速度要快了不少,一追一逃间,二者之间的距离越拉越大。终于,火蛇追了些许距离便放弃了继续追下去,纷纷再次破土而出,出现在低谷中。

灰衣老者微眯着眼睛向地上看去,其目光似能穿透地面。

伫立半晌,灰衣老者微微摇头,朝远处数条火蛇挥了挥衣袖。远处火蛇通灵,纷纷再次没入地底消失不见。

夜看到火蛇散去,便再次朝谷中望去。

只见此刻的低谷中,火蛇散出的余温缓缓消散,自己身处这一边低谷地面上一片的干燥,上面躺满了半百食人花的尸体,这些尸体冒着青烟,阵阵的焦臭味传开。

而低谷另一边却是一片杂草,泥土翻滚,露出一个个深坑来。而原先那里的食人花却不见了踪影,想来是受到了惊吓,短时间里是不会再出现于此地了。

不多时,谷中温度渐渐恢复如常,黑云再次压顶,细雨继续飘落,冰凉的气氛再次缓缓出现在低谷中。

灰衣老者撤去护罩,望着四周,冷眼沉默着。

“哎?这剩下的食人花跑哪里去了?”说话的是兽衣大汉,此人在食人花遁入地底之时,便放开神识去寻其踪迹,但探查的结果却是与灰衣老者一般。

卡耐基摇着头,道:“难不成这低谷中另有蹊跷?不然为何神识探查不到这些花任何踪迹?”

黑裙女子以及紫衣少女眉头微锁,目光扫向四周地面,面上同样疑惑不语。

“此地有些奇怪,首先是这些新近冒出的食人花,再就是此地泥土似乎有些特殊。”灰衣老者蹲下身子,伸手抓了一把还微微散着热气的泥土,搓了搓,道。

“不错,此地确实有些奇怪!这些食人花的体型,不仅体型巨大无比,连同其发出的精神攻击也要比寻常食人花强上数倍!难不成真如卡耐基小友所言,这谷中还藏有其他秘密?”塔塔木眼睛四下转动,道。

“卡耐基老弟,你方才说这谷中以前并未出现这般多的食人花,那就是说,这些食人花是最近才出现在低谷之中的?”兽衣大汉又问道。

众人闻言,纷纷看向卡耐基。

卡耐基皱着眉头,道:“不错,数月前,我命手下的探子来此地绘图,以便我们这次顺利到达龙城。只是,地图上记载这片山谷中杂草丛生,却没有说此地还有这些巨大的食人花。“

“是不是你手下搞错了?或者再绘制地图时,忘了此事?“黑裙女子这时也开口问道。

“不会的,我这几名手下你们是见过的,不会犯这等低级错误的。“卡耐基摇摇头,道。

“哦?莫非是穆尔三兄弟?“艾琳娜面露疑色,道。

“不错,正是穆尔三兄弟!“卡耐基道。

夜听闻这探子是穆尔三兄弟,心里一惊,与塔塔木对望了一眼。塔塔木看着夜,眉头一皱,似想到了什么,看了卡耐基一眼,没有说话。

“那就怪了,以穆尔三兄弟的精明干练,不可能出这样的岔子的。难道这地方出了其他的事情?“塞拉摸了摸下巴,道。

“恐怕是错不了了,此地八成出了什么奇怪的的事情,而这些逃走的食人花所去的方向正是龙城的方向,这一点我是可以肯定的。要说此地会出现什么事情,大概也就是龙城那里出了事情。“灰衣老者面无表情的说道。

几人微微沉默下来,脸色均是不怎么好看,一时无人再开口说些什么。

不多时,众人整理了一番,便再次向前走去。

身后被火焰烧过的低谷,一半的焦黄黑臭,一半的坑坑洼洼,说不出的荒凉。

天上的黑云仿佛无穷无尽,在这个季节里,注定要整日呆在半空处,洒下淅淅淋淋的细雨。

细雨不大,却缠缠绵绵,无始无终。也不知道这么多的雨水到底是从何处而来,随风飘落时,让这一片土地是这样清冷冰凉,昏昏暗暗。

恒古流传一句话,说这天上的雨水来自神的眼泪,这眼泪是对世间的悲悯,是对万物的怜爱,所以才会这么令人悲伤,惹人失落。

众人离去不久,山谷再次安静下来。

静静的低谷就这样落寞着,仿佛一直以来就是这般摸样。

在低谷中心处,那一片半焦黄半零落之地,一株食人花逃离时留下的一个漆黑洞口处,细雨落在泥土上,和成浑浊的细流,流向那一个深深的地洞之中。

“啪!”

突然地,在这阴雨天、黑云下,在这低谷中、那洞口旁,一只糜烂的右手扒着洞口处的泥土,突然地伸出!

这是一只苍白的右手手背,其上可见清晰至极的青黑色皮下血管,皮下隆起的手骨,一条条的凸着,皮肤上有一块没一块的泛出黑色的烂疮。五指细长,关节处尽是摩擦出的伤口,流出的却是青黑色的血液!指甲厚老粗糙,缝里满是泥土,食指与拇指指甲早已是从中间分开岔来。

这不是一只正常人的手!

这只右手似在使劲的扒着泥土,手指不断地扣着掌下泥土,想要拼命地要从地洞中爬出来!

可是这稀松的泥土,能有什么可以让人抓得住的?抓得到的也只是一小滩烂泥,使劲攥紧,又变做另一滩烂泥。

天上的黑云轰隆隆的一记闷响,洒落了更多的细雨,冷风似乎比先前更加寒了几分。

忽的一声咆哮从这洞里深处传出,这声音听着是那般遥远,那般飘渺不定。

这只右手原本拼命地向上抓着,这时听到那吼声后,突地停下动作,静静的贴在洞口泥土处,似乎这只右手能听得到声音一般!但是下一刻,这只右手突地疯了似的扒拉着,似要逃离出这漆黑的洞口!

就在这时,在这右手奋力的向上移动之际,甚至右手下的手腕都已经显出的时候,这洞口猛地喷出一股热浪!

这热浪出了洞口便冷凝成蒸汽,喷出洞口数丈之高,冲散了洞口上方的细雨和冷风,热浪消失时,这一小片之地突地之间变得有些湿热起来。

这只右手仍在不顾一切的向上抓着什么,可是这阴雨天里,泥土都是这般泥泞滑润,怎会这般好借势?下雨天姑且不用说,自是很难上来,晴天之时能否抓着泥土求生还是两说!这只右手抓了半天,硬是没有上移半分,反倒还滑下了些许距离。

这时,又是一股热浪从洞口喷出,而这一次冲出的冷凝汽比之前那次还要猛烈几分,窜出的热气高达十数丈之高!

便是在这时,这只右手突然地停止动作,五指深深的扣进松散的泥土里,接着这只右手猛地向下滑去,拖着长长的几道抓痕,沉入漆黑的洞里!

似乎在那漆黑的深处,有什么东西拽着这右手的主人,向下快速沉去!

吼声再次从洞中传出,带着些兴奋之意,渐渐远去。

低谷中,细雨继续飘落,冷风继续缓缓吹着,没有改变丝毫,依旧是那样安静,落寞。

天色渐晚,在这原本就是黑蒙蒙的南疆雨林里,更是摸不准时间。

离开了那片低谷,翻过了两个山林,夜一行人来到了第三个山林脚下。

山林里湿漉漉一片,漫天的细雨到了此处也不在那般急了,落在林间枝叶之间,汇聚成更大的水滴才落下。

“卡耐基,距离龙城还有多远?”骑着巨大猛虎,走在队伍最后的兽衣大汉瞅了瞅黑沉沉的天空,悠然问道。

“不远了,再走数日就会到。”卡耐基撑着淡黄色护罩,看着手里的地图,笑道。

“还要走数日?”黑裙女子此时回过头来,脸上尽是不满之色,失声问道。

“不出意外的话,恐怕我等还是要再行走数日的。”卡耐基无奈的说道。

“真是够倒霉的,不知道这雨要下到什么时候。”兽衣大汉翻着眼看着天空,说道。

灰衣老者瞥了一眼三人,转过头来对着塔塔木笑道:“塔塔木,不知放不方便让你这小兄弟出手,在那山脚下开出个山洞来?”说着伸手指向离众人十数丈开外的山脚。

塔塔木正和夜低声交谈着什么,此刻闻言,便回身笑道:“那是自然,这点小事,自然是要后辈去做的,嘿嘿。”

然后塔塔木回过头,目光盲目的看着四周,对眼前的夜说道:“咳咳,那个夜小哥,你去那边的山脚开出几个洞府来,要开的精美一些,今晚我们可是要舒服的睡上一觉的,咳咳。”

夜应了一声,不情愿的向那山脚下走去。

来到山脚下,夜吐了口气,单手五指张开,按在了山壁上,同时闭上了双眼。

一股微弱的波动缓缓自夜拍在山壁上的手掌中向山体内散开。

“嗡~~”

只觉此时山体内似在震动,又似在翻滚,山壁上也是不断地滚落一些碎石和细土。

这样的震动没有持续多久便消停下来,夜缓缓的睁开双眼,收回了手掌。

便在这时,夜身前的山壁上,手掌方才按在的地方,突然一片的抖动,接着碎石跌落,露出一个一人高的山洞来!

再看这山洞,边缘处光滑无比,犹如巧工打磨一般,呈拱形而立。

而山洞里面则露出一精美的洞府来!洞府里不仅桌椅板凳一应俱全,占地也算不小,竟还分出两个一般大小的内洞来!

夜往里面探查一番,便满意的点点头,接着又沿着山脚,再次于另一处建造洞府来。

不远处的灰衣老者看到此处,便暗地里向塔塔木传音道:“塔塔木先生,你的这位小兄弟,土系魔法造诣非同一般呀?这份控制土系元素的手段,当真是高明!嘿嘿!”说完,灰衣老者脸上露出似笑非笑的表情来。

塔塔木抚着白须,哈哈一笑,道:“能入迪拉卡先生的法眼,当真是这小子的造化呀,哈哈哈!”

迪拉卡闻言,仰头一笑,道:“这小兄弟的确不凡,哈哈哈!”

卡耐基四人听着眼前两位大魔法师的对话,心里均是有些莫名其妙,再转头看向此时正在建造洞府的夜,心里也都疑惑起来。

“不就是建造个洞府吗?我卡耐基也能做到,甚至比这夜建造的还要好!”卡耐基皱着眉头,嘀咕道,同时转头看向身边不远处的兽衣大汉,却见兽衣大汉同样一副不解的摸样。

卡耐基收回目光,心里暗暗思量起来。

不多时,七座洞府便已建成,于山脚下环绕排开,每个洞府相隔十五丈,很是开阔。

其中,兽衣大汉的洞府比之其他人要宽大不少,处在最左侧,接着便是卡耐基、黑紫二女、灰衣老者、塔塔木的房间,最右侧则是夜的房间。

洞府的精美和舒适,也很是让众人满意,夸赞一番后,众人便各自回了自己的洞府,而这时的天色,也是完全的黑了下来。

山风习习,冷雨不断,山雨不知何时变大了起来。

黑暗的山林里,只有那么几处还闪着明黄灯光,在这个漆黑冰凉的夜里显得那般耀眼夺目。

而山顶上的风雨似乎更加狂乱,更加肆虐,打在滑石上,犹如豆撒一般响。

风吹斜了冷雨,吹歪了山树,哗哗呜呜的声音在这荒凉不着人迹的蛮地上,让黑夜显得更加的萧瑟和阴冷

夜独自站在山顶,任凭雨水拍打在身上,任凭乱风吹散了发丝,随风荡着。

远处似有什么在呼唤着夜,让夜的目光久久移离不开,久久眺望。

“你莫不是真的傻了不成?咯咯…”背后突然响起一片笑语,如莺婉转一般,传入夜的耳中。

似没有听到身后那女子的话语声,夜没有转过身,也没有说话。

身后那女子见此,便快走两步,来到夜的一侧,身上莹莹蓝光照亮了夜湿漉漉的黑发和略有些苍白的脸庞。

看到如此俊俏的侧脸,安琪儿一时间有些痴了,明眸里净是些迷茫之色。

那日一别,匆匆一眼,你的脸庞却印在了我的脑海中,久久挥之不去!

“你说,人和畜生有什么区别么?“夜仍是看着远处,片刻后才缓缓说出这么一句话来。

安琪儿被夜的话语打断,这才发现自己有些冒失了,不仅脸色微红,缓缓转过头,看向夜所看的方向,道:“当然有区别啦,傻瓜才会问这些无聊的问题呢?你不会真的被风吹傻了吧?咯咯咯…“说完,安琪儿隔着面纱,轻掩着小嘴,轻笑起来。这一笑便如花枝乱颤,当真让人着迷。

可是等了一会,却不见夜说话,安琪儿心中疑惑,眨着大眼睛看着夜,又道:“一路上都不曾见你打开护体之罩,难道你就这么喜欢这雨水么?“

夜缓缓收回目光,看着身边衣着干净亮人的安琪儿,又再次回过头看着远处,道:“你可曾杀过人?“

安琪儿盯着眼前的男子,又是一阵娇笑,道:“修炼到我等境界之人,手上哪有不沾点鲜血的,我何止杀过,而且还杀了不少。不过我杀的人大都是邪恶之人,都是些酒色之徒,心怀不轨之辈。”

安琪儿说道此处,似想到了什么,盯着夜又道:“难道你没有杀过人?”

夜微微吸了口气,再轻轻呼了出去,道:“没有!”

安琪儿目光一凝,奇道:“一个也没有?”

双眼之中尽是不相信的神色。

“我杀的都是畜生!”夜缓缓说道。

“嘻嘻嘻,那你还说没有?那些恶人就应该…”安琪儿一听,双眼弯了起来,笑道,只是话还没说完,便被夜打断。

“我说的,是真正的畜生!”夜头也没回,缓缓地说道。

安琪儿一顿,面露奇色,瞪着大眼看着夜,问道:“真正的畜生?”

“是的。”

“夜兄莫不是拿小妹开心来了?”安琪儿看着夜,突然觉得此人不像是在跟自己说笑,歪着头试探性的问道。

夜又深吸口气,道:“没有!”

安琪儿脸上一呆,直直的看着夜。

此时,一阵急雨洒落在两人身上,山风一下猛烈了几分,吹得夜黑色披风一阵的鼓动,安琪儿的护罩也是轻轻跟着晃动少许。

急雨过后,安琪儿突然失声笑道:“你就在这瞎说,你我都是七级魔法师,怎么会连个人都没杀过?我这样的弱女子都不知道杀了多少人,别说是你了!就算是沙城的那些三级四级魔法师,手里哪有没有几条人命的?你说这话,我倒是不信!“

夜转头看着安琪儿,黑色的眼眸里映出蓝色的荧光,蓝色荧光缓缓垂落,微微低首转过身,朝山下走去,并未再跟紫衣少女多说什么。

紫衣少女呆呆的立在山顶,看着夜离去的背影,心里不知觉间出现一丝埋怨之意。半晌,紫衣少女失声一笑道了句“呆子”后,便也往山下走去。

塔塔木洞府内,灯火摇曳,一堆篝火于洞府中央缓缓烧着,昏暗火光映在洞府内,现出精美洞府的轮廓和两道颇为巨大的黑影。

塔塔木端坐在藤椅上,手里不知何时端着一只银色酒杯,此时脸上露出陶醉之色。

而塔塔木对面,坐着的是灰衣老者,此时也是端着一银色酒杯,坐在一石凳上。

“塔塔木先生,我这酒,味道还可以吧?”迪拉卡品了口酒,淡淡笑道。

“嗯,确实不错!此酒香醇甘甜,清爽怡人,香气更是醉人。且看这浅绿颜色,就知道此酒不凡!“

塔塔木顿了顿,再次品了口酒,道:“不愧是百年沁心草酿制而成,好酒,好酒!“

“哈哈哈,塔塔木先生眼光果然高明,只是品了几口便已知晓此酒的名堂,不愧是木族的刑罚长老!“迪拉卡说着,便拿起地面上的一只银色酒壶,为塔塔木斟了些酒。

“哪里哪里,都是过去的事情了,刑罚长老我可担当不起,现在只是一个无家可归的糟老头子而已,哈哈哈!“塔塔木摆手一笑,道。

“塔塔木先生不必谦虚,南疆之地,唯你等几族为尊,谁人不知?况且你木族更是比其他几族要强大的多,族中不乏魔法高深之辈,后起之秀更是才能辈出,比之其他几族要优秀不少的。你族中人才济济,又占尽地利优势,族内饲养的魔宠更是数不胜数,凶猛异常,无愧五族之首!况且,我听闻,木族大长老的魔法,已经到了深不可测的境界,据说已经越过了大魔法师的境界,不知是真是假?“迪拉卡微微笑道,只是最后说起木族大长老时,脸上隐隐露出敬佩之色。

塔塔木闻言,微微一顿,脸色有些难看,道:“不错,本族的大长老的确已经跨出了那一步,达到了更高的魔法境界!”

迪拉卡双目一凝,看着眼前的篝火,喃喃的说道:“竟然真的到了那种境界…”

迪拉卡一时间有些震撼,又好像有些呆滞,低声说出这句话后,便沉默下来。

塔塔木看迪拉卡这副表情,心里疑惑,但是面色不改,似有心又似无心的说道:“迪拉卡兄弟,你也别气馁,只要你我这等存在心志坚定,终有一天也会达到我族大长老那种境界的。”

迪拉卡眼神有些落寞,道:“你可知晓你木族大长老现如今多大岁数了?”

塔塔木眉头一皱,缓缓说道:“具体的年龄,我不知晓,我只知晓自我记事起,他便是我族中一位德高望重的一名议事长老。而如今,我已是近两百岁的高龄了,他却还健在,起码我被迫逃出木族时,他看上去还是很安康。”

迪拉卡叹了口气,道:“我等寿命极限,乃是三百为最,即便是服用了再好的灵草灵液,也不过是多活那么十几年罢了,还不如那山中老树活的时间长!我辈修习魔法,与天争,与地争,到头来却争不过自己的命,那争来争去有何用?”

塔塔木闻言,顿时沉默了下来。

迪拉卡看到塔塔木这幅表情,低声笑道:“罢了罢了,不说这些头疼的事了。塔塔木兄弟,我这次来是想问你一件事,不知你放不方便回答我?”

“哦?什么事?但说无妨。“塔塔木道

迪拉卡微微一笑,盯着塔塔木的双眼,道:“塔塔木兄弟,不知你身边那位小兄弟,可是你木族中人?”

迪拉卡慢条斯理的说完,脸上浮现出神秘的笑容来。

塔塔木像是没有听到迪拉卡所言,手里的酒杯微微晃动着,面无表情。

火光忽闪忽闪,似有风从这洞府里吹着。

塔塔木突地自顾一笑,像是在笑自己,又似在笑这造化,摇头道:“我与夜小哥乃是偶然相遇,一见如故,彼此心生好感,顶多算得上半路知己,他也并非我木族中人。”

“哦?嘿嘿,塔塔木兄弟,你这半路兄弟可是有些不简单,怕是隐藏了实力了,差点连老夫都被这夜兄弟蒙骗过去。”迪拉卡面色不变,轻笑道。

“你早已看出,何必多此一问?”塔塔木道,说完,塔塔木慢慢的喝了一口酒。

迪拉卡看着塔塔木,眼里微光闪动,未几摇头一笑,道:“我不知你二人出于何目的,我希望此次能愉快的合作,两败俱伤的画面,塔塔木兄弟也不希望看到吧?”

塔塔木双目一眯,刚想开口说些什么,却是在这时,一声尖锐的啸声从洞外传来。

二人一惊,迪拉卡身影一闪,便出了洞府,塔塔木身下藤条蠕动,也紧跟着迪拉卡,来到洞外。

洞外,山雨不知何时大了几分,黑暗中的树影不断地左右摇摆着,一片的冰凉。

树影下的乱石之上,一具残破不堪的尸体,歪歪斜斜的如烂泥一般,挂在乱石之上。尸体旁边,早已站着数道身上泛着光芒的身影。

夜站在众人身后,皱着眉头看着身前的尸体。

这是一具女人的尸体,全身衣裳早已破烂不堪,浑身青白异常,女尸脖颈上显出数个血窟窿,但却没有一滴血从那窟窿里流出来。女尸的四肢,以一种不可思议的向外扭曲着。

女尸瞪着双眼,嘴唇被撕裂,横穿半个右脸,整个头颅垂在左肩之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