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发送邮件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昊天小说
昊天小说 > 玄幻魔法 > 夜的魔法 > 第四十八章 预兆

第四十八章 预兆

阿西娜的父亲背着她正慌慌张张的在树林间奔跑着,旁边跟着背负着一个包裹的母亲。回头看了眼虎牙城,那里正烽火连天,杀喊声不断,想到刚刚见到的那群怪物,阿西娜眼里不禁涌出泪水,抱着父亲的双臂紧了几分。

“叽叽叽…”

突然,三人的身后传来一片的尖叫声。

阿西娜的父母闻言,又不禁加快了脚步,脸上的惊恐已经到了极点,苍白的面孔上没有一丝血色。

“噗通!”一声,阿西娜的母亲脚下一滑,摔倒在地。跑在前方的父亲赶紧停下身,就要俯身拉起阿西娜的母亲,却不想身后突然钻出七八只浑身腐烂老鼠来。

这些老鼠体型巨大,身高二尺,体长四尺有余,浑身血肉模糊,腐臭不堪,泛白的双眼不含一丝杂质。

“啊!”阿西娜见到这群丑陋的巨大老鼠,突然惊叫了一声。

阿西娜的母亲似乎没了力气,瘫在地上努力的向后爬着,瞪大了双眼看着眼前这一群凶狠的老鼠。

一想到这些老鼠吃人的模样,阿西娜突然嚎啕大哭,嘴里唤着“阿娘,阿娘,快走…”

正在阿西娜痛哭之时,阿西娜的父亲一把抓住阿西娜,眼里突然涌出泪水,对着阿西娜说道:“阿西娜,原谅我和你母亲,我们永远爱你。”说罢,阿西娜的父亲紧紧搂住阿西娜,嘴里哽咽道:“上天的神灵,请你保佑我的女儿,愿所有的美好降临在她身上…”

说完,只见他猛地将阿西娜抛向远处,然后突然转身看向这群老鼠,双眼通红,大叫一声,抽出腰间大刀就冲了过去。

阿西娜的母亲似乎看懂了什么,用尽最后的力气也站了起来,抓着包袱也冲向了那群老鼠,回头对着远处的阿西娜叫道:“阿西娜,快跑!”

这群老鼠眼中露出兴奋之色,叽叽怪叫着扑向了这二人,一瞬间,二人便没了声响。

被扔在远处的阿西娜瞪大了双眼,忘记了疼痛,忘了哭泣,忘了逃跑。

眼前的一幕似乎定格,时间在这一刻也停止运转,双眼里是父母被分尸的画面。就像这个世界突然安静了,一切没了声响。

阿西娜眼前一黑,倒了下去,只觉耳边风声再起,只听得一个着急的声音“小妹妹快走”在耳边响起,便再无任何感觉了。

……

不知道过了多久,阿西娜缓缓睁开了双眼。刺目的阳光让她不禁捂住了双眼,慢慢坐起身才发现自己竟然在河岸边上,自己的下半身仍浸泡在水中。

环顾四周,又发现离自己不远处的浅水边躺着一个人。那人胸口处的血流了一大片,已经染红了那一片浅水,似乎已经死了。心里刚刚升起的那一丝欢喜也荡然无存。

就在这时,那人轻轻地动了下手臂。

“嗯?还没有死!”

阿西娜眼里一亮,赶紧跑了过去,费了好大的力气把那人拖上岸来,接着从自己身上扯下一块布按在那人的胸口上。

做完这些,阿西娜又跑到河边,双手捧着些水,步伐不稳的又跑了回来,将不多的水滴在那人嘴边,见到那人嘴角微动时,心里既高兴又兴奋,赶忙又跑回去取水。如此四五趟,那人脸色似乎有所好转,不再那般苍白。

缓缓地,夜睁开了双眼,映入眼帘的是一个小女孩,正眨的大眼睛看着自己。

“你可总算醒来了!”那女孩似乎松了口气说道。

夜浑身没有力气,只能躺在草地上,看着女孩,说道:“我昏迷了多久了?”

“我也不知道多久,我也是刚醒来没多久喔~”

果然是个小孩子,夜没有说话,缓缓地调动体内土系魔法,开始闭目调息。

阿西娜见到夜没有搭理自己,便在夜附近找了块干净的地方坐了下来,抱着双腿把头深深埋着,没过多久她便躺了下来,沉沉睡去,眼角还带着些泪痕。

夜睁开双眼看了眼阿西娜,又闭上双眼自顾调息起来。

昨晚被那黑衣人追的抱头鼠窜,也不知道自己跑到了什么地方,只道是被那黑衣人打落山崖,再睁开眼时便到了此地。夜突然觉得自己比那阿西娜还要委屈,好歹自己在冥界也是个有身份的人物,怎么来到人界之后会变得这般凄惨不堪!自己的魔法被封印,冥界又无人来相助,先知又不知道现在何处。

现在的处境太艰难了。血族这会不知道进军到了何处,会不会已经离高莫城很近了,也不知道莉亚那丫头怎么样了。西里身处木族,倒也安全。还有那布玛,不知道是不是已经被那黑衣人击杀。

人心真的很难捉摸,前一刻是兄弟,下一秒便反目成仇,也许这样的人死了也是件好事吧。

夜不再多想,集中精神调息,火速赶到高莫城带走莉亚才是当前要紧之事。

……

与此同时,木族凌霄洞大殿内。

议事桌前坐着不多的几个人。左边一侧坐着水族族长米莉亚与火族族长普利斯拉,右边一侧坐着土族族长罗伯塔和一名中年人,上位则坐着乔伊斯以及其身后站着的蓝袍青年。

大殿里很安静,似乎所有人在想着一件共同的事情,个个脸色难看。

半晌,身材矮小的土族族长罗伯塔率先开口,摇头说道:“要不然我等将此事报与上面之人?”

“哼!现在跟那人说?若是使者还活着那倒还好说,若是使者有个三长两短,那人发起脾气来,谁来道。

罗伯塔怒火冲顶,站起来就要与普利斯拉争吵,但是被乔伊斯挥手打断,只得冷哼一声,又坐了下去,狠狠的瞪着对面的普利斯拉。普利斯拉也毫不退让,看着罗伯塔的眼神带着些不屑。

这时,乔伊斯缓缓说道:“如果说非要顶罪的话,除了我能受得了这个罪之外,我看你们都没有这个资格吧?”

众人一听,又都沉默下去。

乔伊斯身后的蓝袍青年面色难看,抱拳小声说道:“都怪属下愚钝,没弄明白夜使者的身份,还……”

乔伊斯一摆手,道:“我只跟你们说夜使者是中原大国使者,原只是想掩人耳目,不要让更多的人去关注他,这样会对他更安全些。况且前几****提出让他去仓木国,我也觉得是件好事,仓木国风景独特,让夜使者去散散心,对他的伤会有帮助,这事不怪你。只是下一次见到此人之时,不要在这般无礼!”说到最后那几个字,乔伊斯加重了些语气。

蓝袍青年浑身一个哆嗦,诺诺道:“是,孙儿记住了。”

乔伊斯没有理会那蓝袍青年,又自顾说道:“我原以为四象灭灵阵阵灵在布玛手上会被他修复好,没想到他竟然炼化那阵灵,等级达到大魔法师阶段,更没想到血族竟然这么快就找到了仓木国,并且一夜之间攻克了虎牙城。”

水族族长米莉亚眼里水波荡漾,歪头看了眼乔伊斯,有意无意的开口道:“乔伊斯大哥,这也不能全怪你。我们的注意力全部被吸引到了天水国与安昌国,谁想那血族会采取声东击西,莫名去了仓木国。”

“恩?你的意思是说我们南疆几族中间出了奸细?”一旁的普利斯拉狐疑道。

“呵呵,不清楚,我也只是猜测而已,要不然天水与安昌两国的血族不会突然消失,反而出现在仓木国的。”米莉亚捋了捋长发,笑道。

乔伊斯道:“只凭这一点不能够说明有奸细,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血族的目标是夜。”

“莫非他身上有血族想要的?”罗伯塔环顾四周几人,接道。

“这个就不是我等能猜测的了,眼下当紧之事就是尽快找到夜使者,血族找不到夜使者是不会善罢甘休的,我想我们还有那么点希望。”乔伊斯道。

“哼,这个该死的布玛,上次塔塔木那件事我等都没有与他计较,现如今又坏大事,下次见了他定要了他的性命!”一边的罗伯塔狠狠说道。

乔伊斯则道:“好了,罗伯塔兄弟,你与普利斯拉兄弟再去仓木国一趟,这次乘坐我的魔猿飞行器去,务必要寻得夜使者的下落。现如今血族正赶往兰陵城,你们就顺着血族的前方寻找,如果血族真的能追寻到夜使者的话,看看能不能有什么线索。”

二人闻言不再多说什么,当即起身离去。

乔伊斯目送二人离去,似乎又想到了什么,对着右边正慵懒着坐在椅子上的米莉亚说道:“米莉亚,你与安德烈去准备重建灭灵阵,所需材料以及人手从我木族调取便可。”

米莉亚娇笑一声,道:“跟乔伊斯大哥一起做事就是爽快,这可省去我不少麻烦的,呵呵。”

乔伊斯则说道:“这还是事态紧急,不然这亏本的买卖老夫才不会做,万一那人怪罪下来,首当其冲的还是我木族,唉!”

米莉亚止住微笑,脸色忽的变得有些不自然,道:“乔伊斯大哥,你说那人到底是不是魔导师……”说到最后,她的声音竟缓缓小了下去。

乔伊斯微微摇头,叹道:“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我从来没有见到过魔法力如此深厚的人!”似乎又想到了什么,乔伊斯顿了顿又道:“亦或者说,他根本不是人!在他面前,我总感觉自己很渺小,在他的领域内,我根本没有任何反抗的能力……”

米莉亚微叹一声,沉默了一会又道:“对了,乔伊斯大哥,落云峰那边得情况怎么样了?”

乔伊斯道:“这个我也在奇怪,距离血月洞开启还有一年之久,但是最近血月洞那边似乎很不稳定,似乎这次要提前喷出圣水一样。”

“这倒是好事,如今血妖入侵我南疆,正是需要强大魔兽与其对抗的时候,虽然强化过后的魔兽多少会性情大变,但是短时间内是不会出现什么异常状况的。只是这血月洞提前开启,会不会对我们现在的局势不利?”

“这也是我担心的。血月洞每次喷发都是有固定的时间,这次提前了一年之多,这也是我我闻所未闻的。”

“乔伊斯大哥,这点你木族史书记载就不如我水族了。”米莉亚淡淡一笑,看着乔伊斯,说道:“你可能不知,我族史书上曾记载万余年前光明界与冥界展开一场大战,开战原因没人知道,但是那一次,血月洞却是提前开启了的。”

说完,米莉亚睁大了双眼看着乔伊斯,似乎想要从乔伊斯脸上看出什么来。

谁知乔伊斯脸上露出狐疑之色,道:“哦?竟有此事?我怎么从来都没有听说过?”

米莉亚看到乔伊斯这幅表情,莞尔一笑,道:“这件事我也是听我曾祖父提到过一次,但是时间久了,血月洞也再没有提前开启过,也就不了了之了,如今血月洞有提前喷发的现象,我就想到了曾祖父当年所言。”

“哦?你曾祖父所言是指?”乔伊斯紧皱眉头,脸色严峻的看着米莉亚,说道。

米莉亚看到乔伊斯这副模样,突然笑了起来,惹得身上一阵花枝招展,说道:“我说,乔伊斯大哥,你能不能不要总是这副大难临头的样子呀?血月洞是我南疆福地所在,即便提前喷发也是一种预兆,是要我等提高警惕,不会有什么大事发生的,咯咯咯。”

听了米莉亚的话,乔伊斯似乎松了口气,脸上一缓,笑道:“是我想多了,呵呵。”

米莉亚忽的站起来,笑道:“你呀,和当年一点都没变,呵呵。好了,我去着手准备重建四象灭绝阵,乔伊斯大哥,我先去了。”说完,米莉亚便与那中年人起身离去。

看着两人离去,乔伊斯目光飘荡,望着殿门外不知在想些什么。

凌霄洞外云雾缭绕,数只美丽鸟儿在洞前老树上叽叽喳喳叫个不停,殿里只剩下乔伊斯和那蓝袍青年,一时间大殿里安静的有些让人情不自禁想入非非。

半晌,乔伊斯目光微垂,才道:“你去准备祭坛,我要拜祭。”

其身后的蓝袍青年犹豫片刻,道了声“是”便躬身抱拳离去。

……

又是这一片黑灰色的地方,一眼望不到头的昏暗,地上依然有绿草,远处还是那几颗没有多少叶子的大树,草地周边歪歪斜斜的墓碑仍立在那里,草地中央仍是立着那灰色的法坛以及两边的雕像。

这里似乎亘古就没有变过。

幽凉,清冷。

黑色坟墓圆拱门内此时有微弱的昏黄亮光散出,晃晃荡荡的门边黑影似乎在诉说着什么,像是极力挣脱这无边的寂静,又像是奋力挣扎般的恋恋不舍。

这时,黑色坟墓前地面上忽的荡出一圈黑色的波纹,波纹急速旋转向上,散出一阵浓郁的黑色烟雾,下一刻,黑色烟雾乍然消失,凝聚出一道身影来。

这人身上穿了件宽大的黑袍,黑袍裹住了这人全身,让人看不到此人的模样,只露出那握着一把奇大镰刀的右手。

一只惨白的手骨。

这人站在黑色坟墓前微微躬了身,道:“夜已经知道了她。”

声音依旧是那般沙哑,难听。

“告诉我夜儿怎么样了!”黑色坟墓内突然传来一声微弱的声音,这声音就像是不久于人世的暮年老人的声音。

“受了点伤,魔法被封印到二级。”

“谁干的?”

“一只畜牲。”

“你当时在何处?”黑色坟墓里的声音严厉了几分。

“光明界。”

黑色坟墓里没有传出声音,似乎在沉默着。

黑袍人又道:“卡尔斯已经到了南疆。”

“告诉我夜儿现如今的无系魔法到了何种等级了。”

“不清楚。”

“嗯?还有你不清楚的事情?”

黑袍人沉寂了片刻,才说道:“夜这段时日经历的颇多,我已经感受不到他的内心了,似乎现在已经是无系三级了……”

“怎么会这般快?上次你不是说还只是二级么?”

“不知道。”

黑色坟墓又没了声响,石拱门前的昏黄亮光使劲的摇曳着,似激动,又似忧虑。

“如果他真的到达了三级,配合着你我的魔法力去帮助他的话,那么施展回天是不是更有把握一些?”

“那样的话,他就不再是夜了,会成为人类。”

“只要他不死,成为人类也是我的儿子!”黑色坟墓里突然大声说道。

“他不死,蛮兽就要降临,光明界会灭亡,冥界也会灭亡,你担不了这个责任。”黑袍人依旧是不紧不慢的说道。

“滚!都给我滚!”

这句话说完,只见黑色坟墓突地震动起来,四周的一切都在晃动着,就连空气也再不断地荡着回响。

黑袍人微微欠身,身下黑色漩涡乍起,化身一道黑色烟雾冲天而去。

黑袍人离去不久,黑色坟墓才缓缓安静下来,拱门前的昏黄亮光也逐渐平稳,四周又恢复了先前的幽静。

良久,一声深深地悲叹声从黑色坟墓里传出:“夜儿……”

……

木族辖内,仓木国,适逢阴雨。

无边树林间的一条羊肠小道上,夜与阿西娜骑乘一只灰色风狼正迅速的向前奔跑着,此时二人已经不断赶路一天一夜了。

两边落叶飒飒而下,阴沉沉的天空飘雨星零。

不久,二人便出了这片森林,到了一断崖边上,但是眼下的场面让二人目瞪口呆。

血色蔓延,大地饱受摧残,残垣断壁,草木枯萎,人类主城变成了一片废墟,残尸堆积如山,烈火肆虐,正不断地灼烧着下面的破废城池,空气中焦烟弥漫,腐臭味飘荡漫天。

阿西娜瞪大了双眼,伸手抓住了夜的衣角,嘴里喃喃说道:“大哥哥,我好怕……”

夜拍了拍阿西娜的头,目不转睛的盯着山下,没有说话。

冷风袭来,二人不禁打了个冷颤。

良久,夜淡淡说道:“你说的那条通往高莫城的近道,当真是要从此地经过?”

阿西娜用力的点了下头,道:“嗯!以前阿爸常带我走这条路去皇城的。”

夜不再说话,山下这座城池被屠戮没有多久,看样子血族刚刚离开没多久,就是不知这群血族是不是一小支分支。低头看了眼身上正在泛着金光的黑色披风,若是没有魔法衣来掩饰行踪,怕是自己早就被那黑衣人找到了吧?血族找不到自己只能乱杀无辜了,看来自己要尽快赶到高莫城,以免发生更多的血腥事件。

不再多想,夜猛地一拍身下巨大风狼,带着阿西娜再次向前奔去。

二人前行没多久便听到远处传来轰隆隆的声响,再往前行了一段路程亦可看到天空亮起无数的炫色魔法,同时大地震动着,轻微的呐喊声也传入耳中。

那是战争的声音,只是距离有些远,听的有些模糊罢了。

夜转睛瞥了一眼,继续前行。

身后的阿西娜伸手指着那远处,说道:“大哥哥,那里是兰陵城……”当听到远处传来若有若无的惨叫声时,阿西娜声音小了下去,接着又喃喃道:“过了兰陵城就是高莫城的地界了。”

“嗯。”夜轻声应了一声,没有说话。

阿西娜看着远处,还要想说些什么,却突然一脸撞在夜的后背上,整个身体不由自主的完全贴在夜的后背,脑袋一阵眩晕之后才发现身下的风狼停在了原地,身体不断地颤抖着,低着头死死的盯着前方。

阿西娜从夜后背露出小脑袋往前看去,却看见两个衣衫破烂的高大身影正趴在地上撕咬着什么,见到夜与自己过来,正转头看过来。阿西娜心脏突然猛烈跳动起来,因为那两个人浑身苍白,身上几处腐烂黑肉,双眼混白,没有一丝感情可言。这两人分明是被血族咬过后的模样!

而那两人的脚下,是一个已经被吃了一半的女人尸体,那女人身体被掏空,内脏洒落一地,黑色的血液侵染全身,瞪大了的双眼里尽是惊恐。

地上那两人停下撕咬地上的女尸,缓缓站了起来,歪着头看向近前的夜与阿西娜。

一股难闻的腐臭气息刺鼻而来,阿西娜不禁双手捂住了鼻子,眼神担忧的看着夜。

只见夜从灰色风狼身上跳下,缓步向前走了两步,似有些不放心,回身看了眼风狼身上的阿西娜,轻声说道:“把眼睛闭上。”

这句话本是对阿西娜说的,谁曾想那灰色风狼似乎也通人性,向后缓缓退了几步,竟和阿西娜一样,闭上了双眼。

夜一愣,心里好笑,但是眼下没有功夫有闲情,转过头来冷冷的看着前方两名血族。

不知道附近还有没有其他的血妖,万一打斗声惊动了其他的血妖就麻烦了。以自己二级魔法的实力,想要在短时间杀死眼前两个血族是不可能的,况且身上还带着伤。脑海里飞速转动着,想着怎么以最快的方法杀死眼前两名血妖。

但是那两个血妖却没有那般多的心思了,见到夜走来时,想也不想的同时冲向了夜。

说时迟,那时快。只见两个残影扑向自己,夜浑身一转,身前布下一道土墙,同时双手猛地向前一挥,从掌心射出两道晶莹水柱,直奔土墙而去,自身却是向后跳去。

若是布玛在此定会大吃一惊,因为夜施展魔法根本没有念什么咒语及结手印,完全是随心而起,瞬间释放。

那两道晶莹水柱眨眼变到土墙近前,眼看就要击在土墙之上,谁知那土墙忽然震动一下,接着猛地坍塌开来,露出那两名血妖狰狞的模样来,而也就是在两名血妖撕碎土墙那一刹那,随后的那两道晶莹水柱也恰到好处的到了两名血妖的门面前。

时间把握的刚刚好!

“哗!”

“噗”“噗”

只见得那两只血妖身体在半空一顿,接着跌落在地。再看过去,只见一只血妖左胸上露出一个漆黑的窟窿,另一个脖颈中间被水柱击穿,黑色的液体喷散开来。但是两名血妖犹如丝毫不知,滚落在一边之后,甩了甩脑袋,又化作残影冲来。

夜回身看了眼身后的阿西娜与风狼,知道自己不能再退,当即眼中厉色一闪,左手指间红芒闪动,突地现出一物来。

这是一柄漆黑长剑,此剑长三尺六寸,宽两寸许,剑尖丝毫看不出锋芒之势,剑身也丝毫看不出锐利之光,但是此剑方一被夜祭出,一股阴冷无比的气息猛然向四周散开。

这股阴冷气息似从九幽而来,又似从那亘古穿越而来,四周空间突地变得冰冷异常,天空不知为何忽然浓云密布、雨势骤急起来。

一股古老的气息忽然从天而降,瞬间覆盖在这片树林当中。

只见夜没有多余的动作,单手持剑猛地向着那两个血妖一挥,一道漆黑之光从那黑色长剑上飞出,掠过那两个血妖的脖颈,转瞬即逝。

那两只血妖也就在此时突然停在原地,一动不动。

挥出一剑之后,夜脸色突的变得苍白无比,双耳缓缓流出一丝鲜血。起身收起黑色长剑,头也不回的来到灰色风狼边,有些艰难的骑上灰色风狼,轻声说道:“好了,我们走。”

说罢,一催身下风狼,带着一脸愕然的阿西娜飞速离去,林间那股阴冷气息在夜收起黑色长剑之时又忽然消失不见,林中也恢复了常态,可依旧是落雨星零,冷风不断。

待得二人离去不久,那还在原地的两只血妖忽然身体一震,化作两道黑色散沙,散落开来。

也就在此时,兰陵城外数里处的一片幽暗树林中,突然发出一道冲天的吼声,紧接着一道黑色身影冲天而起,直奔那两只化作散沙的血妖所在树林而去。

一炷香之后,此林间忽然空间震荡,从天落下一道黑色身影来,正是那击杀海妖的黑衣人!

这黑衣人在原地站立许久,不断地在两名早已化作散沙的血妖边徘徊不定,似乎很是迷茫,又似乎很是不解。

又过了一会,黑衣人似乎没有找到什么线索,正要起身离去,却在这时又顿了顿,低头看了看泥泞的土地,只见得那里有一道足迹,所去方向正是正北方向。

黑衣人缓缓起身,转身面向正北方向,那里正是高莫城的方向。

脚下黑芒散出,黑衣人尖叫一声,身体腾空,猛地朝北方而去。而此时,兰陵城的战争似乎也到了尾声,惨叫声越来越少,到最后时只能听见一阵阵的兴奋嘶吼声以及巨型血妖践踏土地时发出的轰隆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