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发送邮件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昊天小说
昊天小说 > 玄幻魔法 > 夜的魔法 > 第五十三章 封印

第五十三章 封印

天空出现如此异象,下方万千人早已跪拜在地,嘴里叫着“神灵保佑”的话语。

低空处,夜凌空漂浮,胸前闪烁着血红光芒。

夜凝视着苍穹道:“她就是我的母亲,是不是?”

身边,先知同样抬着头,似乎也在望着那道身影,道:“不错,正是你的生母。”

夜只觉得心里像是被人捏了一把,鼻子一酸,眼中流出两行眼泪,道:“为什么要选择我母亲?”

“因为整个大陆只有她身怀无系魔法。”先知缓缓说道,苦涩的声音中第一次有了异样的感情。

夜幽幽说道:“父王当初在何处?难道他没有阻止你们?”

“当年王也参与了此事。”

轰隆隆~~

高空浓云里电光游走,传来低低的闷雷声,但是落在夜的耳中却像是天地哭泣一样,心中涌现凄苦悲凉的种种情绪。

原来自己是这样的可怜。

望着天空那道身影,夜突然笑了一声,随即更多的泪水从眼眶里流出,脑子里出现仅有的几张容颜里,竟然没有自己的父亲母亲。

可笑,真是可笑!

眼泪已经止不住。但是此时此刻,夜就想痛痛快快的哭出来,即使面对着天上地下千万的人。

夜低声嘲笑,道:“将我祭献,下次封印松动时,你们再找谁去做祭品?”

先知说道:“不会再有下次了。你母亲是人类,做祭品封印血月洞只能封印万年之久。但是你不同,你拥有半人半神的身体…”

话没说完,只听见夜突然放声大笑。

这笑声带着狂傲,响彻天地,惊动了天,惊动了地。

笑声里带着些愤怒嗤笑,带着些悲苦冤屈。

先知转过身,漆黑的眼眶里似有焰火跳动,看着夜说道:“不过你不用担心,因为你拥有半人半神的体质,我已与你父亲及光明主宰商量好,定将你的灵魂从封印中抽出,让你重生。”

“重生?哈哈哈!”

夜摇头,大声笑道:“重生于我有何用?能换回母亲么?”

先知沉默,就要在说些什么。

“闭嘴!不要再说什么!我现在就去砸了那血月洞!”

突然,一声阴冷无比的声音从身边传来,这声音简直不是人能发得出。

就像是一只大虫子突然开口说了话!

先知一愣,怎么也不敢相信这话是从身边之人嘴里说出,再看看夜,此时早已大变了模样!

只见此时的夜浑身衣服鼓动,长发扬起,双眼通红一片,已然看不到双瞳。他胸前那片血红正泛着鲜红至极的光芒,正如血管一样一下一下的跳动着,仿佛下一刻就要爆裂开。

夜嘴上露出两颗细小的獠牙,双手上开始长出绿色的细小鳞片,指甲早已变得漆黑尖利。他嘴角微微张开,竟然裂开到耳垂,满嘴的细小牙齿。

即使如先知这样的人物也是浑身一个冷颤,只觉得自己被一头远古的凶兽盯上了一般。身形一闪,先知的身影瞬间消失,再出现时已然到了天空那巨大的黑白六芒阵下,饶是如此,他心里仍是惊魂未定!

非但是他,地面上所有的人,一个个也都是目瞪口呆!

半空处那道身影浑身血光乍现,头上长出两根漆黑犄角,背部突然高高隆起两块肉团,下一刻肉团爆裂,从中硬生生伸出两个绿色的粗大手臂来。这两个粗大的手臂肌肉鼓起,挥动间带动了空间的嗞裂声。

下方沉默过后,人群一阵的哗然声响起,唏嘘之时,有人说这就是血族的王,被神灵逼出了真身,而更多的人则跪拜在地上,嘴里仍是叫着“神灵护佑”的话语。

天空那座巨大的黑白六芒阵忽的震动起来,一半光芒万丈,一半漆黑如墨,阵阵的威压从天上传来,让下方的所有人更加的虔诚跪拜。

嗡~~~

缓缓地,天空上那座黑白六芒阵搅动着天地,似在对抗着此间天地法则一样,艰难的转动起来。

这座黑白六芒阵上纹理复杂繁多,每一道主线上攀扶着数之不清的细小纹路,乍一看简简单单,仔细一瞧却有种头晕眼花的感觉。大阵中央竖着一根铜柱,上面不仅刻着错综复杂的纹理,也还镶嵌着世间罕见的晶莹魔法石。

先知盘坐在铜柱下方,双手结着印,阵阵碎语声从他口中传出,每念一声,铜柱上的纹理就亮一下。

面对着天上突然转动的黑白六芒阵,此时模样大变的夜毫不理会。

只见他眼中红芒闪动,盯着双子山方向看了一会,突然鬼笑了一声,猛地朝那道冲天的红芒冲去。他速度极快,所过之处传来音爆声。

就在他的身影冲到双子山上空,眼看就要没入那道殷红的光柱当中时,天上突然射下一道霸道无比的光来,并将变异后的夜笼罩在其中。

这道光由黑白两色组成,中间一道粗大的白色光芒构成主干,白色光芒周身环绕着一圈圈黑色的云雾,黑白两色互不抵消,甚至配合的完美无缺,却显磅礴之色。

啊哦~~~

被黑白光柱笼罩的夜,突然发出一声怪兽的叫声,同时身体开始在光柱中猛烈的挣扎起来。

吼!!!

忽然,血月洞里突然传出一声似龙非龙,似牛非牛的吼声。

似乎外面的喧哗唤醒了洞里什么不知名的生物。

一股腥臊之极的气味猛地自血月洞喷出,同时那九天之上原本盘膝不动的身影忽的晃动起来。

天地突然静了下来,下方所有人都呆滞起来,天上那些正在施法的金黑两帮人也停了下来,就连刚刚还在猛烈咆哮的夜,也变得乖巧起来。

风停止了吹动。

整个天地只剩下细雨还在飘落,淅淅沥沥。

就像是深夜里一头饥饿鬼,突然出现在你的门外。

“起!”

突然地一声喝声,打破了这天地的安静。风声再次呼啸起来,大雨骤然落下,下方的所有人跪拜的速度更快了。

空中,只见黑白六芒阵再次转动,下方先知站起,双手张开,浑身黑芒大作,正涌向阵法中央那道铜柱上。与此同时,九天之上不知何时出现一道洁白的身影,道道柔和白芒同样涌向铜柱。

随着先知的喝声,笼罩在夜身上的黑白色光芒忽的一收,带着夜于天地间消失。

哗啦啦~~~

黑白六芒阵中央铜柱上猛地现出夜狰狞的身影,身上一道道黑白两色的晶莹链子正自动收缩,将夜捆绑住。

这个举动似乎激怒了下方血月洞的那头未知生物,只见双子山剧烈颤抖起来,巨大的石块从上面跌落,血月洞里再次传来那让人不安的声音。

吼!!!

这一次声音更加响亮,从洞中喷发的腥臊之气更浓。

嗡~~

这时,天空上那一座巨大的黑白六芒阵忽然发出一道黑白红三色的光芒,直奔血月洞而去。

啪~~

九天上,苍穹至高处,那道身影忽然支离破碎,变作点点荧光散落开去。

天地猛然颤抖,就在天上那道身影破碎之际,双子山血月洞里突然伸出一只长着绿色鳞片的巨大手臂,堪堪抵住那道三色光柱。

这只巨大的手臂上油光锃亮,鳞片清晰厚重,与夜手上的鳞片一模一样,只不过比夜的手臂不知道大了多少倍,几欲撑爆血月洞口。

天地变相,南疆似乎在震颤着,风云万千,漆黑间紫红电光贯穿天地,漫天神哭鬼泣,末日气象。

似这手臂地出现,卷起了一阵腥风血雨。

嗤~~~

如水火相遇,血月洞前突然冒气大量的白烟,同时一股焦糊味弥漫开来。

一声怪叫从血月洞传来,阴冷嗜血的气息随之冲出。那只绿色的手臂不退反进,硬生生的将那道三色光柱向后推出去几分。

这时,天空那座巨大的黑白六芒阵忽然加速旋转,卷动着九天黑云间猛然黑白光大盛,而那道三色光柱也陡然增粗。

血月洞里伸出的绿色手臂再无力对抗,猛地被三色光柱击退至血月洞中。

紧接着,漫天响起了古老的梵唱声,九天之上忽然荧光大作,升起一团巨大的柔光。

随着这梵唱声,天空那座黑白六芒阵如受指引,缓缓降落变小,所去方向正是双子山的血月洞。

天地逐渐平和,阴风散去,黑云缓缓消散,九天之上再次泛出七彩之色。

那黑白六芒阵已飘至血月洞口,变得与血月洞一样大小。下一刻,这黑白阵法突然一闪,冲进了血月洞里。

双子山上方那道殷红血芒倏地消失不见,与此同时,那九天之上那团柔和之光忽的一凝,幻化出一道身影。

这道身影看不清嘴脸,但整体粗略看去,却与夜的身影一模一样。

九天之上被层层阴云遮掩,黑金两队人马不见了踪影。霎时间,天空上再也见不到半点身影。

就在众人迷茫,仍如梦境之中时,天上传来一道威严的声音:“吾助尔等降妖除魔,现将叛逆使者封印尔血月洞中,血月洞乃南疆重地,尔等务必严加守护,切勿懈怠!”

这声音说完便没了音讯。

下方众人一愣,紧接着呼喊连天,连忙再次跪拜起来,嘴里叫着“神灵保佑”“神灵保佑”!

人群中,只有那么极少数人没有跪拜,他们脸上铁青,神色阴魂不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