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发送邮件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昊天小说
昊天小说 > 其他类型 > 暴力军嫂有点甜 > 第47章手段能更新一下吗

第47章手段能更新一下吗

? 女人果真都是水做的,他也不知道春桃具体是怎么想的,就看她红着眼圈,以为是疼的受不了,用安慰他弟的方法安慰她。

“听话啊,你得坚强点——真要是特别疼,我给你买糖?”一边说还一边用手拍她的肩。

俩人现在的姿势成了并排坐着,他搂着她,这么一靠近,俩人的气息都缠在一起了,春桃觉得有点喘不上气了,于海也觉得不对劲了。

散发着香气柔软的触感...

“我洗头去!”春桃起身,急匆匆的往外走,差点撞到门上。

恼羞成怒的拽开门,还怒的踹门一脚,头也不敢回的逃向水房。

于海看着她的背影,又看看自己的手,虽然他不笑的时候也是笑面,但这次可是人家真正的笑了。

这小女人,嘴上总是说的硬,该救人的时候也不含糊,看她游泳的那个利索劲还有扇人嘴巴的那个脆生,瑕疵必报的小心眼明显是不符合时下全民学电锋的风尚。

不过,不讨厌。

刚刚还红着眼睛跟自己撒娇——反正于大连长就是认为她是疼的撒娇了,越发的觉得她是个特别可爱的女人。

春桃把头发用冷水冲冲,冲的头脑清醒了不少,深吸几口气若无其事的回到船舱,于海已经躺在铺上了,她也跟着躺好,感觉到他又在看自己,索性背过身去,转身的时候还仿佛听到他小声的笑。

笑个毛线!

船行驶的很稳,只有发动机的声音,春桃睡不着,心里又憋着话,她滕一下坐起身。

“你不怨我打人?”

“军属做事的确是要注意影响。”于海放下手里的书。

“所以?”他要是对自己说那些包子理论,她肯定是不服,虽然这时代的价值观就这样。

“我今天没穿军服。”他拿起书,继续看,余光看着春桃头发披散的样子,忍不住想多看两眼。

他这是...默认了?

于海是不太赞同打人,但是这一路,那对夫妻的所作所为他也都看在眼里,人家夫妻内部矛盾他不便开口,春桃跳下去给人捞上来,那女人一句感谢的话都没有还指责她的时候,那一巴掌下去,确实解气。

他跳下去捞人无所谓,他是军人,身上就有这样的使命,但跳下去的是他的妻子,她没有义务做这些,于海看她跳下去的时候是真心疼。

春桃因为发现于海的变通,维持了一路的好心情,俩人很快就有说有笑,这事成了俩人的催化剂,而这一路,那对夫妻也没过来对春桃说个谢字。

春桃也不稀罕那个谢字,她做事随心,她下去就是不想让于海往下跳,虽然他最后还是跳下去了。

隔了一会船长带着大副过来了,代表船组对春桃表示感谢,还带了点水果,于海死活没收,要东西这性质就变了,春桃对于他这样的活电锋行为不以为然,她是小财迷,付出劳动救了白眼狼,干啥不要东西。

不过于海既然坚持他不喜欢这些客套的春桃也只能看着船长又拎着看起来就很好吃的大油桃离开,于海坚持没表明自己的军人身份,也没留姓名。

等到船靠岸的时候,都快傍晚了。

下船的时候春桃分明就看到那对作死的夫妻在他们身后,可看着春桃两口子,那俩只竟然跟见鬼似得,带着孩子掉头就走,有意的跟春桃两口子避开。

擦,白眼狼,就算没个谢字,好歹也别跟见鬼似得!春桃心里偷偷的竖起中指,看于海的视线也注意到那对夫妻了,不过他没有春桃表现的那么强烈,就是淡淡的一扫,看春桃脸上带有不忿的表情,从兜里掏了块糖,几下剥好塞她嘴里。

春桃郁闷...她根本不喜欢吃甜食!而且他哄孩子的手段就不能更新一下吗,总是塞糖是几个意思!

回村的大客早就没了,他们也没通知家里人,于海在城里是有些关系,他手下的兵退伍后有几个被分配到市里的单位,但是他不愿意用。

俩人商量了下,决定先在城里住一晚上,等到明天做最早的班车回去。

找了当地规模稍微大点的旅店住下,登记的时候于海掏他的军官证,春桃扫了一眼,虽然没有结婚照上那些恐怖的红点,但依然跟他本人完全不像,完全毁容。

房间是双人房,就剩这么一间,没办法挑,这倒也顺了春桃的心,好感是有了,可突然就往一个床上躺,还是各种囧。

等到了房间,春桃终于问了自己一直想问的。

“你怎么那么不上相?”真没见过他这样的,照相时不但面瘫,表情生硬,然后角度还总是很诡异,面若银盆能照成面盆,气质上更是判若两人。

于海对这个问题有些尴尬,他这人有个特点,就是一照相就忍不住紧张,这大概是天不怕地不怕的于大连长生平唯一软肋,但当着自己妻子面,他必然是打死也不承认的。

“晚上吃什么?”转移话题。

“我出去买点饭,你就在这儿等我。”

“我跟你一起出去。”刚刚进旅店的时候,于海眼睛扫了一眼,看到了旅店门口的公共布告栏上贴的剪报了。

侦察兵出身的男人对于这些细节观察的都比较仔细,只一眼就扫到了。

这城里最近出了2起入室盗窃伤人案,各大旅店门口都贴上了这样的剪报。

春桃没注意到这个细节,她是不太想让于海跟着,他的伤还需要养呢,不过他要是执意那她也没办法。

这是她最近才发现的,于海如果要决定一件事,必然是坚持己见,无论别人跟他说了什么,他基本就是面带微笑,然后我行我素,该怎么办就怎么办。

俩人并排向外走,迎面过来一男一女,男的搂着女人一身酒气,于海眉头微皱,不着痕迹的拽着春桃的手臂向边上靠拢,不让他碰触到春桃,那个男的还回头看了他们一眼。

(感谢朵朵丶暖的2个平安符、璩雪、路人甲hyx、沅古的平安符!)

女人果真都是水做的,他也不知道春桃具体是怎么想的,就看她红着眼圈,以为是疼的受不了,用安慰他弟的方法安慰她。

“听话啊,你得坚强点——真要是特别疼,我给你买糖?”一边说还一边用手拍她的肩。

俩人现在的姿势成了并排坐着,他搂着她,这么一靠近,俩人的气息都缠在一起了,春桃觉得有点喘不上气了,于海也觉得不对劲了。

散发着香气柔软的触感...

“我洗头去!”春桃起身,急匆匆的往外走,差点撞到门上。

恼羞成怒的拽开门,还怒的踹门一脚,头也不敢回的逃向水房。

于海看着她的背影,又看看自己的手,虽然他不笑的时候也是笑面,但这次可是人家真正的笑了。

这小女人,嘴上总是说的硬,该救人的时候也不含糊,看她游泳的那个利索劲还有扇人嘴巴的那个脆生,瑕疵必报的小心眼明显是不符合时下全民学电锋的风尚。

不过,不讨厌。

刚刚还红着眼睛跟自己撒娇——反正于大连长就是认为她是疼的撒娇了,越发的觉得她是个特别可爱的女人。

春桃把头发用冷水冲冲,冲的头脑清醒了不少,深吸几口气若无其事的回到船舱,于海已经躺在铺上了,她也跟着躺好,感觉到他又在看自己,索性背过身去,转身的时候还仿佛听到他小声的笑。

笑个毛线!

船行驶的很稳,只有发动机的声音,春桃睡不着,心里又憋着话,她滕一下坐起身。

“你不怨我打人?”

“军属做事的确是要注意影响。”于海放下手里的书。

“所以?”他要是对自己说那些包子理论,她肯定是不服,虽然这时代的价值观就这样。

“我今天没穿军服。”他拿起书,继续看,余光看着春桃头发披散的样子,忍不住想多看两眼。

他这是...默认了?

于海是不太赞同打人,但是这一路,那对夫妻的所作所为他也都看在眼里,人家夫妻内部矛盾他不便开口,春桃跳下去给人捞上来,那女人一句感谢的话都没有还指责她的时候,那一巴掌下去,确实解气。

他跳下去捞人无所谓,他是军人,身上就有这样的使命,但跳下去的是他的妻子,她没有义务做这些,于海看她跳下去的时候是真心疼。

春桃因为发现于海的变通,维持了一路的好心情,俩人很快就有说有笑,这事成了俩人的催化剂,而这一路,那对夫妻也没过来对春桃说个谢字。

春桃也不稀罕那个谢字,她做事随心,她下去就是不想让于海往下跳,虽然他最后还是跳下去了。

隔了一会船长带着大副过来了,代表船组对春桃表示感谢,还带了点水果,于海死活没收,要东西这性质就变了,春桃对于他这样的活电锋行为不以为然,她是小财迷,付出劳动救了白眼狼,干啥不要东西。

不过于海既然坚持他不喜欢这些客套的春桃也只能看着船长又拎着看起来就很好吃的大油桃离开,于海坚持没表明自己的军人身份,也没留姓名。

等到船靠岸的时候,都快傍晚了。

下船的时候春桃分明就看到那对作死的夫妻在他们身后,可看着春桃两口子,那俩只竟然跟见鬼似得,带着孩子掉头就走,有意的跟春桃两口子避开。

擦,白眼狼,就算没个谢字,好歹也别跟见鬼似得!春桃心里偷偷的竖起中指,看于海的视线也注意到那对夫妻了,不过他没有春桃表现的那么强烈,就是淡淡的一扫,看春桃脸上带有不忿的表情,从兜里掏了块糖,几下剥好塞她嘴里。

春桃郁闷...她根本不喜欢吃甜食!而且他哄孩子的手段就不能更新一下吗,总是塞糖是几个意思!

回村的大客早就没了,他们也没通知家里人,于海在城里是有些关系,他手下的兵退伍后有几个被分配到市里的单位,但是他不愿意用。

俩人商量了下,决定先在城里住一晚上,等到明天做最早的班车回去。

找了当地规模稍微大点的旅店住下,登记的时候于海掏他的军官证,春桃扫了一眼,虽然没有结婚照上那些恐怖的红点,但依然跟他本人完全不像,完全毁容。

房间是双人房,就剩这么一间,没办法挑,这倒也顺了春桃的心,好感是有了,可突然就往一个床上躺,还是各种囧。

等到了房间,春桃终于问了自己一直想问的。

“你怎么那么不上相?”真没见过他这样的,照相时不但面瘫,表情生硬,然后角度还总是很诡异,面若银盆能照成面盆,气质上更是判若两人。

于海对这个问题有些尴尬,他这人有个特点,就是一照相就忍不住紧张,这大概是天不怕地不怕的于大连长生平唯一软肋,但当着自己妻子面,他必然是打死也不承认的。

“晚上吃什么?”转移话题。

“我出去买点饭,你就在这儿等我。”

“我跟你一起出去。”刚刚进旅店的时候,于海眼睛扫了一眼,看到了旅店门口的公共布告栏上贴的剪报了。

侦察兵出身的男人对于这些细节观察的都比较仔细,只一眼就扫到了。

这城里最近出了2起入室盗窃伤人案,各大旅店门口都贴上了这样的剪报。

春桃没注意到这个细节,她是不太想让于海跟着,他的伤还需要养呢,不过他要是执意那她也没办法。

这是她最近才发现的,于海如果要决定一件事,必然是坚持己见,无论别人跟他说了什么,他基本就是面带微笑,然后我行我素,该怎么办就怎么办。

俩人并排向外走,迎面过来一男一女,男的搂着女人一身酒气,于海眉头微皱,不着痕迹的拽着春桃的手臂向边上靠拢,不让他碰触到春桃,那个男的还回头看了他们一眼。

(感谢朵朵丶暖的2个平安符、璩雪、路人甲hyx、沅古的平安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