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发送邮件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昊天小说
昊天小说 > 武侠修真 > 揽剑 > 第一卷:行知 第十四章:雾隐宫

第一卷:行知 第十四章:雾隐宫

澄澄回来了,同行的还有林一夫院长,林清音和林清泉兄妹。院门外,十几条长桌摆成一排,娘亲和金花大娘,还有村里的几位婶娘在厨房理忙活,猴子和二狗等人帮厨,忙的不亦乐乎。小小的陵山村,一时间热闹非凡。“哥,爹爹中毒,你为什么不告诉我?还有,你上次陪郡主殿下参观学房,我跟你打招呼你竟然不理我。说,你是不是故意让我在同窗面前下不来台。”九岁的澄澄,像极了发怒的小老虎,嘟囔着嘴,挥舞着小拳头质问嬴澈。“嘘,哥有事要跟你清音姐姐说,待会再跟你解释。”澄澄身后的马尾辫,此时正被嬴澈抓在手里轻轻地摇晃,一见妹妹像只可爱的小老虎似的质问自己,心虚之下只能找机会溜之大吉。“哼,就知道跟清音姐姐玩。忽略我的后果你是知道的!”非常俏皮的瞪了嬴澈一眼,转身便朝厨房跑去。仰坐在山坡上,双手撑着草地,嘴里叼着一根茅草。看向远方巍峨的陵山,心中却是有些伤怀。“谁没有秘密?我从地球重生于此,也从未跟清音提起过。又何必介怀她身上藏着的秘密呢?其实小奴说的对,唯有实力才能说明一切。若我此刻有搬山填海的实力,就能帮助清音解决她身体的状况。”正如小奴所说,重生一世若不作为,重生这一世的意义何在?“想什么呢?这么入神!”不知何时,林清音已经挨着嬴澈旁边坐了下来。今天是为了庆祝嬴不悔康复,林清音特意换上一套红色的套裙,头顶银色的发簪,在日光的照射之下,周身上下映出一团光晕。圣洁无暇。双手托腮,歪着头看着嬴澈。青涩中带着丝丝妩媚。轻嗅着佳人身上散发出的轻灵香气,脸色微红。“没...没什么。你怎么过来了?”“澄澄说你有话要说,正好我也有件事想告诉你,你先说吧。”想要询问,却是不知该如何开口。“我想说,你的身体...”迎上林清音的目光时,却突然发现那青涩的脸颊浮起一抹红晕,赶紧解释。“别...别误会,我是说,你身体里藏着的那股能量,会不会对你造成伤害。”轻柔地目光好似弱水,想要融化眼前这个少年,发出一声微不可闻得叹息。“你都知道了?”看得出,此刻在她心里,已经做出了一个艰难的决定。“澈哥哥,其实我是...”四目相对,就在林清音欲言又止的时候,想起小奴昨晚对他说过的话,抬手抚了抚少女的秀发,温柔的说道。“清音,不管你体内藏着的是什么,我一定会为你找到遏制的办法。我会努力修炼,无论是上九天还是下黄泉,一定会赶在爆发之前,将它遏制住。”“澈哥哥进阶一品武师了?”嬴澈点点头。“昨晚偶有所悟,进阶了!”“恭喜澈哥哥,若是莺宁姐姐知道,一定会对澈哥哥刮目相看的。”她笑的很开心,发自肺腑的为嬴澈开心。不过,脸上的笑容并没有持续太久,看向巍巍陵山,目光中隐现出丝丝忧郁的伤感。“澈哥哥,听说过雾隐宫吗?”“雾隐宫?那是什么。”嬴澈问道。“东方圣地,是包括月国在内,东方四国所有修士心中的圣地。”轻描淡写的诉说着,语气舒缓,似是害怕她说的太快,会对嬴澈的心理造成冲击。“雾隐宫宫主,圣尊陈行知是我师父。再过几日我便要离开东陵,回到雾隐宫。”“你要走?”猛的转过头,鼻尖触及她的额头。顾不得害羞,撤了撤身子,瞪着眼睛不敢置信的看着她。“院长呢?清泉大哥呢?还有,你师父叫陈行知?”嬴澈心中有些明悟。或许,行知书院,与她口中的陈行知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轻咬着樱唇,双手不自觉得捏在一起,轻轻地说道。“爹爹和哥哥,会跟我一同离开。”嬴澈点点头,不再说话。多么希望时间就在此刻停下,不再前进哪怕半分。就这样两个人依偎着,永远永远的不分开。可现实总是那么的残酷。一切的美好,一切的幻想,在现实面前都会被摔的粉碎。“澈哥哥没有什么想对我说的么?”林清音歪着头,看着正眺望陵山的少年,忧郁的脸上越发的苍白。“其实,我不想离开东陵,我害怕再也见不到澈哥哥。但是你知道吗?我体内隐藏的那股强大能量,躁动的频率越发频繁,已经到了以我自身的实力无法压制的地步。所以,我不得不走,你能理解么,澈哥哥。”“我理解!”重重的点点头,双手搭在她的香肩之上,柔情似水。相比起分离,能不能遏制住那可恶的能量,才是嬴澈此刻关心的重点。至于离别,嬴澈相信这只是暂时的。“清音,此去雾隐宫,有办法扼住那股能量么?”点点头,红彤彤的脸颊像是清晨的朝阳。“澈哥哥,离开前,清音想送你一句话,你要切记!”“你说吧,我会铭记于心的。”“人生,就是一场没有尽头的修行。未来不管遇到什么事,凡事必留一线!”“运气,不可享尽!”“势力,不可使尽!”“便宜,不可占尽!”“思维,不可用尽!”“机关,不可算尽!少女的语气很严肃,很郑重。许久。“我记住了!”日光越发的强烈,即使分别在即,也阻挡不了少年少女彼此缠绕的心。一扫心中的失落,笑着看向彼此,牵起她那软柔无骨纤手,朝着山下小小的村庄走去。是啊!即便明天就会分开又如何?至少此刻,他们两颗心缠绕在一起,他们的影子,已经铭刻在彼此的灵魂深处,永远不会消散。雾隐宫。一个所有修士都向往的圣地。这个名字,同样被嬴澈铭记。院门前。熙熙攘攘的人群中,不时传来欢声笑语。陵山村的人,质朴,单纯。他们的笑容,可以融化坚硬的磐石。房间里,林一夫与爹爹嬴不悔坐在桌前,相聊甚欢。林清泉站在林一夫身后一言不发。见到嬴澈进门,两人停止了谈话的内容。“阿澈,快过来拜见林先生。”嬴不悔毒伤初愈,看着儿子脸上的笑容越发满足。还没等嬴澈回过神,院长林一夫爽朗一笑,拉起嬴澈的双手,低声问道。“清音都告诉你了吧?”见嬴澈点头,拍拍他的肩膀。“不用难过,分别只为下一次更好的相遇。孩子,我和你清泉大哥,连同你父母还有澄澄,都会同清音一起前往雾隐宫,行知书院便交给你了。从现在起,你就是行知书院的第九任院长,你要妥善打理。”“什么?”瞪大了眼睛看向爹爹嬴不悔,这个强壮的农家汉子,此刻却是给了嬴澈一种极为深沉的错觉。“爹,是阿澈犯了错么?你们....”看着儿子,嬴不悔本是略显浑浊的眸中闪过一抹仇恨,转瞬间便被掩盖,稍纵即逝。“阿澈,男人总要学会成长不是么?这一次,正好借着林先生的面子,爹和你娘带着澄澄去一趟雾隐宫见见世面,也算是了了你娘的一桩心愿。”“这是你娘的心愿。”嬴不悔又补充了一句。天旋地转。一夜之间晋升一品武师,在嬴澈看来就像是一场未醒的梦境。得知青梅竹马的女孩要离开的消息。如今,爹娘和妹妹也要离开。而他,要接任行知书院,成为行知书院第九任院长!这一切,仿佛就像一场梦,一场不真实的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