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发送邮件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昊天小说
昊天小说 > 武侠修真 > 揽剑 > 第一卷:行知 第七章:借势

第一卷:行知 第七章:借势

行知书院。时值正午,日咎阴影逐渐重叠。东陵王府郡主殿下的车驾迟迟未到。今天的嬴澈,内着黑色亵服,外着墨绿色的绣纹透明纱衣。头发盘后,头顶银色的发冠上穿着一根黑色的发簪。眸似水,面如霞,俨然一副翰墨公子的打扮。跟在院长林一夫身后,左顾右盼,寻觅着那个久违佳人身影。林一夫,身材微胖。知命之年,须发皆白。“院长,清泉大哥说,清音也会来,为何迟迟不见踪迹。”定好的时间,是郡主车驾上午抵达书院。看看日头已至正午,非但没见到郡主,就连林清音都没有出现。院长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等待着。百无聊赖,扫视周围。郡主临驾行知书院,引来东陵无数青年才俊,以求能够在郡主面前,博得一笑。院门西侧,两名少年的身影引起了嬴澈注意。紫衣锦服,手持折扇的少年,便是东陵城鼎鼎大名的沈氏公子,沈从风。身旁那位,着银色羽衣的少年,是刘氏家族族长刘自安之子刘明月。尽管已经翻出最好的衣衫,在那两位首富公子面前,却依旧是黯然失色。“沈从风怎么也来了?”心里想着,心里隐隐有些捉摸不透。沈玉珠被绑,作为她的哥哥,沈氏大公子竟然还有闲心思来观摩郡主车驾。正如嬴澈之前的算计,沈家或许并没有把这次沈玉珠事件当回事。“看来我猜的不错,沈青云那个老狐狸果然不会投鼠忌器。能成为东陵首富,沈青云绝对没有我想象的那么简单啊。”心思思衬,不由为朱八的境况担忧。蓦地。一阵甲胄摩擦生响起。抬眼望去,身着漆黑胄甲的军士手持长戟,迈着整齐的步调,分两队将路边看热闹的百姓挡在身后。那架势,威风凛凛,杀意肃然。马蹄声踢踏而至。三匹高头骏马,拖着三名佩剑将军。那将军眼神之中丝毫不掩饰冰冷的肃杀之气,普通人一见便心生寒意。骏马缓行,将军于书院西侧下马,手抚腰间佩剑,恭敬的站在马下,目视东方缓缓驶来的车驾。“澈儿,上前与清音一起随郡主殿下同行。”正处于震撼之中的嬴澈,忽地被院长的话惊了一阵。“清音在哪呢?”院长指了指缓缓停下的车驾,算是对嬴澈的回应。“郡主驾到!”驾前侍从高唱一声,周围百姓包括院门西侧的沈从风和刘明月两位公子,因为没有文贡武名在身,随着周围百姓跪拜在地。车帘掀开,走下一文弱少女。那少女着一身淡蓝色留仙裙,仿若森林里孤独的精灵,脸上挂着丝丝的倦意,却丝毫不能掩盖其身上散发出的淡雅轻灵气息。跪在西侧的沈从风偷瞄一眼车驾,不由得一阵错愕,压着嗓子对一旁的刘明月小声说道。“怎么是林清音?郡主呢?”刘明月还未开口,随着林清音落地,莺宁郡主走下车驾。一身赤红紧身武服,扎着高高的马尾,手中握着一条卷起的紫色长鞭,英气十足。跳下车驾,与林清音站在一起,扫视四周。“郡主真辣呀!看那魔鬼般的身材,再看那美的不像样的脸蛋,还有她身上散发出的英气,若不是提前知道这是东陵王府的郡主,我还以为是哪里来的女王呢。”刘明月跪在地上,压低着嗓音打趣。“嗯,这林清音与莺宁郡主,一文一武,若是能同时摘得,人生可就圆满了啊。”沈从风满脸淫邪,继续与刘明月交头接耳。没人理会沈、刘二人的小动作。周围的人,有的静静跪伏在地,有的拿眼偷瞄那一文一武两道动人心魄的美丽倩影。一见郡主下车,院长林一夫,包括嬴澈和身后的众先生,纷纷对着车驾躬行揖礼。“快去,驾前再行揖礼,便与清音与郡主同行入院。”院长躬着身子,斜脸提醒。“呃..啊..哦。”虽然不明白院长的目的,嬴澈还是照做了。在万众瞩目之下,缓缓走到东陵王府郡主车驾面前,对着车驾躬身再行揖礼,高声唱道。“恭迎郡主殿下临驾行知书院!”唱喏声落下。“澈哥哥!”林清音款步轻抬,牵着郡主,对着嬴澈喊道。一扫之前的倦意,见到嬴澈的林清音,倒像是一只欢快的小白兔,全然不在乎此刻正处在大庭广众之下。“你就是嬴澈?”势如女王般的莺宁郡主,与林清音来到嬴澈跟前,瞟了一眼,问道。“嬴澈拜见郡主殿下。”“常听清音提起你,今日一见,倒如清音所说,有几分灵性。”嬴澈不知道莺宁郡主口中的灵性是何物,心中却是有些震惊。他可从未听说过,这个与他算是青梅竹马的小丫头,竟然与东陵王府郡主相熟。“郡主谬赞,澈愧不敢当。”“无妨,我与清音是密友,你与清音又是青梅竹马。不必拘束,跟清音一样,叫我姐姐或者莺宁吧。”听闻郡主的话,嬴澈竟然愣住了,错愕当场。“澈,不敢僭越。”“行了,我最烦你们读书人的繁文缛节了,若不是清音请我来,我这辈子都不可能踏入你们行知书院半步,更不愿意与你们这些文邹邹的读书人打交道。”显然,嬴澈的不配合,让得这位女王般的少女心中不忿了。“那...莺宁。”嬴澈麻着胆子喊了一句。噗嗤一笑,引得一旁林清音连连跺脚,娇嗔连连。“好了好了。好姐姐,别再吓唬澈哥哥了,我们入院吧。”说着,像是故意的,让出郡主右侧的位置留给嬴澈,自己站在郡主左侧,一行三人朝行知书院走去。从见郡主,嬴澈就有一种浑身轻飘飘,不真实的感觉。然而,从嬴澈走到车驾前,再到与郡主同行进入书院,这看似简单的行为,却是让得在场的大部分人,记住了他那消瘦的模样。记忆最深刻的,或许应该就是跪在院门西侧的沈从风和刘明月两位公子哥了。“明月,那小子是谁?”沈从风从错愕中醒来,沉声问道。“这...东陵没听说过这号人物啊,难道是月京来的某位公子?”刘明月也是一脸的疑惑,不过在看到嬴澈的穿着,便有放弃了这种想法。“穿着如此不堪,怎么可能是月京来的公子。”沈从风自是不相信。郡主等人就要进入书院,众人纷纷起身时,沈从风赶紧站起身,拍拍身上沾染的灰尘,朝着书院快步走去。刘明月一见,紧随其后。在他们看来,只要能跟郡主搭上话,就等于给自己的未来,铺上了一条康庄大道。商人,在脸面和利益面前,自然是选择后者。不得不说,单从气质方面,沈从风和刘明月两位首富公子,绝对是秒杀嬴澈的那种。不过,他们的气质,是以财富为基石堆砌的,并无底蕴。而嬴澈,是那种与之年龄不符的深沉。绕过跟随在身后的一众书院先生,两位公子来到距离郡主约莫十余米的地方,躬身揖礼,唱道。“在下沈从风,仰慕郡主殿下天人之态。听闻郡主殿下临驾行知书院,特来拜见殿下。”刘明月有样学样,学着沈从风的话,说了一遍。见郡主止步,嬴澈和林清音相继停下,转身看向躬身行礼的两位公子少爷。看着两位首富公子脸上的虚伪笑容,嬴澈心中一阵恶心。“沈从风?是沈青云的儿子吧。”莺宁郡主开口问道。沈公子心中一喜,全然没看见此刻的郡主殿下的脸色非常难看。“正是!”“刘自安是你父亲?”莺宁郡主看向刘明月,问道。“是是是,正是家父。”刘明月欣喜若狂。“行了,见也见了,你们两位还有事吗?”一句话,却是让两位公子哽住了,准备了许久的说辞却是再也说不出口,愣在原地尴尬至极。“没...没事了。”见此情形,嬴澈心中大喜,暗叫机不可失失不再来。借势吓唬沈家的时候到了。眯眼望着沈、刘两位公子,若无其事的微微一笑,对着莺宁郡主高声说道。“莺宁,我们走吧。”只待郡主一行人走远,沈从风这才一个激灵。“刚才那小子叫郡主什么?”“莺..莺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