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发送邮件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昊天小说
昊天小说 > 武侠修真 > 揽剑 > 第一卷:行知 第四章:朱八放火烧商号

第一卷:行知 第四章:朱八放火烧商号

朝霞漫天,陵山村炊烟袅袅。“娘,药熬好了,您给爹喂下吧,我再去城里转转,看看能不能想到办法。”将熬好的药放在桌上,嬴澈走到爹爹床前掖掖被子,说道。“阿澈,实在不行的话,就算了。你爹他...命该如此...”一句话,房间里母子二人陷入短暂的沉默。是啊,穷人穷命,在病痛面前的确只有等死这一条路。挤出笑容,嬴澈看着娘亲,低声的安慰。“娘,相信阿澈,一定会弄到解药。而且,等爹好了之后,阿澈就去东陵做工赚钱,一定会让您和爹还有妹妹,过上好日子的。”说着,端起熬好的药,递给娘亲。“娘,趁热喂给爹吧,我先走了。”欲出房门,不料却是迎面撞上火急火燎赶来的林清泉。“清泉大哥!”林清泉一见嬴澈,眼睛瞪得老大,暗暗吞了口唾沫,狐疑万分。“小澈,你...”连忙对着林清泉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示意他不要将昨天的事说出去,转移话题道。“清泉大哥,你应该是找我的吧,咱们出去说。”还沉浸在嬴澈死里逃生的震惊之中,一见嬴澈发问,连忙摆手。“不不,我是来给嬴叔送解药的。”说着,从怀中掏出叠着的绢帕,拆开后露出一粒黄豆大小的药丸。“断肠散的解药,先给嬴叔喂下。”吟姝看看林清泉,再看看后者手中的解药,先是一喜,噗通一声便跪在林清泉面前,低声抽泣。“林公子大恩,我们一家四口无以为报,愿意给林家当牛做马,以报公子救命之恩。”“嬴婶,您言重了,赶紧给嬴叔喂下。另外,我已经派人通知我爹,若是我爹知道嬴叔的事,一定会在第一时间赶回来。毕竟,小澈在我爹心中,可是比我这个亲儿子还要宝贝呢。”一句话戏言,化解了当下的沉闷气氛,众人脸上皆是挂上了久违的笑容。服了解药,嬴不悔的脸色立时有了好转。按照许大夫的说法,一粒解药便可化解其体内大部分的毒素,第二粒解药可以清除体内的毒素。第三粒解药,是为了巩固身体机能,用地球上的话来说,就是在服用了第三粒解药之后,体内就会对毒素产生抗体。林清泉带来的,不仅是解药,还有嬴澈一家的希望。“阿澈,你陪林公子去村里转转,我去烧饭。”说完,又看向林清泉。“林公子,一定要在家里吃完饭再走。”“行!”林清泉性格爽朗,扭扭捏捏的作态他不会。当即笑道。“嬴婶,您别老是一口一个林公子,您是长辈,还是直接叫我清泉吧。”“这...这怎么行。”“哎呀嬴婶,没什么不合适的。你小看了小澈在我爹心中的分量,也小看了我们兄弟之间的关系。而且,再过几年,等我妹妹嫁到你们家,那可就是实在的亲戚了。”“嫁...”林清泉越说越离谱,嬴澈脸颊滚烫。“娘,您别听清泉大哥胡说,他开玩笑的。”嘴上解释,心中却是生出丝丝的涟漪,像是被触及了躁动的心弦。不由得,脑海中闪现出那个温婉怜人,满身书卷气息的青涩身影。“好了好了,娘都懂。快带你清泉大哥玩去吧,娘做好饭去叫你们。”说着,吟姝脸上挂着开心的笑容,推搡着将嬴澈二人撵出房门。走去院外,隔着院门便看见朱八他娘金花,拖着肥胖的身子,正火急火燎的朝自家跑来,嬴澈一见赶紧迎了上去。“金花大娘,出什么事了?”顾不得停歇,大口大口的呼气,上气不接下气的喊道。“阿澈!小八..小八他,小八拿着,拿着家里的桐油,桐油...进城。天不亮就走了,到现在还没回来。阿澈,你点子多,你给大娘分析分析,我家小八会不会出什么事啊。”“桐油!”“桐油?”林清泉一阵愣神,转身附在嬴澈耳边低声说道。“我来的时候,看见南城有冲天的火光。因为急着给你爹送解药,也就没当回事。如果那个小八是带着桐油走的,他会不会是替你爹报仇去了?要知道,沈府就在南城,而且南城差不多都是沈氏家族的产业。”闻言,一股极强的危机感直冲脑门,不管一旁的金花大娘,朝着山坡跑去。虽说山坡不高,站在上面却能看见东陵郡城的轮廓。林清泉跟在身后,抵达山坡,遥看东陵那直冲天际,遮天蔽日的浓烟,心中咯噔一下。“完了!小八完了!”一瞬间,嬴澈整个人像是被抽走了灵魂,失魂落魄朝着村子走去。“小八啊小八,你怎么这么傻啊。说了从长计议,你...不行,我得进城找他,说不定事情没那么糟。”“清泉大哥,小八他...”嬴澈脸色阴沉,心中痛苦万分。“先别担心,这火不一定就是他放的。或者说,你那个叫小八的朋友,也许没事。先别担心,我陪你回城里先打探消息,视情而动。”村口,金花大娘正焦急地等待着。嬴澈跑到金花大娘面前,轻声说道。“金花大娘,你去猴子家找猴子,让他带着二狗一伙人,到城里去找小八。告诉猴子,主要去南城找,如果找到就把他带回来。我先去城里,看看有没有小八的消息。”嬴澈口中的猴子和二狗等人,是他和小八从小到大的玩伴。“好,好,阿澈啊,你一定要把我家小八带回来啊。”金花大娘急切地叮嘱道。“放心吧。金花大娘”......遮天蔽日的浓烟,弥漫在东陵郡城上空。飘散在空中的烟尘,不停的落下,宛如天空降下黑色的雪花,使得本就烟尘弥漫的东陵,覆盖上一层厚厚的黑尘。“小奴,我求你了,你就看在与我同生的份上,帮帮我行吗?”与林清泉走在路上,不时左右环顾寻找小八的身影,嬴澈不忘在心中与那个叫做小奴的同生玉璧交流。“本宫说过了,你现在的任务是修炼。而且,除非你出事,否则本宫是不会出手的。”声音空灵,时远时近,听的嬴澈连连皱眉。“你信不信,我把你丢到臭水沟里去?我告诉你,我嬴澈说话算话,说把你丢进臭水沟,就一定把你丢进臭水沟。”“你...你敢威胁本宫!好吧,他没被火烧死,我只能告诉你这么多。”“这么说,这火就是小八放的?”他迫切的想要知道答案,急忙追问。“无可奉告!”靠近南城,无数褪了甲胄的兵丁,提着盛具匆匆赶往着火点救火,周围还有许多看热闹的百姓,围在距离沈氏商号数百米之外,指指点点,发表着自己的看法。“我说,这火是怎么着起来的。”一个看热闹的人发问,顿时引来许多“知情者”滔滔不绝,发表自己的言论。“这是天火,是老天在惩罚沈家,故意降下的滔天大火。我看呐,沈家是作恶到头了啊。”一旁的妇女燃起熊熊的八卦之火,滔滔不绝。“我看也是,这火为啥不烧别人?这整一条街都烧起来了,而且烧的还都是沈家的店铺,你说怪不怪。”又一人说道。“嗨,你们知道什么呀。我大表叔三姑家的小儿子在沈家商号当伙计,我可是亲耳听他说的,这火是从沈氏商号着起来的,是沈家出了内鬼,自己人放火烧自己人呢。”另外一名知情者说道。“真的?”一群人立马围上来,七嘴八舌的问道。“当然,我亲耳听到的。”嬴澈哪里有心思听这些人八卦,他的心思全都放在寻找胖子朱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