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发送邮件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昊天小说
昊天小说 > 都市言情 > 总裁明明超a却过分沙雕 > 第7章 总裁又把苏菲怼哭了

第7章 总裁又把苏菲怼哭了

第二天一早,南洙决踏出酒店电梯,从宽敞的停车场找到自己的豪车,杨助理已经提前下车替他打开了副驾驶座的门。他今天的外貌还是一样的无可挑剔,比昨天颜色深一个度的西装依旧是剪裁得体,将他男性的光辉完美的衬托出来。他一坐上车便问:“查到了吗?”杨助理系安全带的动作顿了一下,说:“昨晚我联系警局的人,找了五年前在本市出过车祸的家庭,筛选出八十七个和陆小姐的家庭接近的案例,相信如果没有人从中作梗的话,很快就可以找查出陆小姐的过去,就怕……”南洙决看向他:“怕什么?”“怕另一位南总插手。其实从之前的调查来看,那位南总就已经插手了,所以我才没从苟家找到线索。”杨助理顿了一下,接着说,“我还有一件事查不清楚,陆小姐应该对苟谦任感情很深,之前也发现过苟谦任出轨,但陆小姐都忍下来了,怎么现在突然间就和他决裂了?”南洙决沉下脸:“你想说什么?”杨助理担忧地说:“我怕陆小姐没失忆,或许是和苟谦任一起,帮着另一位南总要对付您。”南洙决默默注视着杨助理,想了会儿,冷笑着说:“我这位哥哥,胃口还挺大。”杨助理专心开车,没有再接口。到公司后,南洙决从电梯出来,一眼就看见坐在办公室里吃包子的陆岑岑,她今天扎着简单的马尾,穿着洗的发黄的白色上衣和牛仔裤,一副人畜无害的模样。虽然陆岑岑气质上和柚柚差了很多,但这张脸确实和记忆中的人儿一模一样。南洙决把车上杨助理说的话又想了一遍,她对苟谦任的态度转变太快确实不合常理。难道,她真的是南裴决的人?他先回了自己的办公室,坐下来想了想,便把陆岑岑叫了进去。“南总,你叫我?”南洙决拿起手边一份文件,本想开始说正事,却看见她唇边还有没擦干净的包子屑,眉头一拧,随手拿起手边桌上一块蓝色帕子递给她:“把脸擦干净。”陆岑岑把帕子摊开一看,她认得帕子边缘的logo,是一个国际一线大牌,这个小小的丝帕指不定也要三四千呢。她擦完脸南洙决肯定不会要,于是她抹了一把后就顺势放到了自己口袋里,回头去挂到二手平台上卖,又是一笔钱进账,嘿嘿。南洙决挑剔的目光在她身上扫了两圈,也许是槽点太多不知从何说起,他索性不说了。他将文件给她,说:“娱乐部有部动漫电影最近要在海外上映,需要谈广告投放,你去联系。”陆岑岑愣了愣,小心翼翼地问:“我一个人?”南洙决点点头。陆岑岑略微有些错愕,原主高中就辍学,这是她第一份工作,而且才工作两天,应该是什么也不会,南洙决傻了吧把这任务交给她?别说原主了,就是她自己,以前也没接触过这种工作。想了想,陆岑岑决定拒绝,自己没这个能力强行接下,最后坏事了集团损失更严重。她正开口要说话,杨助理忽然进来说,苏菲来了,要见他。南洙决几不可闻地叹了口气,点点头说:“让她进来吧。”刚说完这话,苏菲就直接推门进来了,她狠狠瞪了一眼陆岑岑,然后将手上一张纸递给南洙决,对南洙决说:“南哥哥,我昨天去查了一下你这位新助理的资料,我发现你肯定是被她给骗了,她连大学都没上过!鸣世集团人均硕士学历,怎么能要这种人?”南洙决扫了一眼那张纸,上面就写着陆岑岑一些很基本的资料,出生年月日,性别,和学习经历。南洙决语气平淡地问:“你还查到什么别的吗?”苏菲一愣,随后摇摇头:“就……就这些还不够吗?南哥哥,她能进鸣世,一定是伪造了假学历对吧?”陆岑岑也凑过去看,看完忍不住心疼苏菲……这就是她花十万块就查出这些东西,太亏了吧。南洙决露出一抹清淡的笑容,静静地看着苏菲说:“她没上过大学我知道。但鸣世比起学历,更看重的是能力。”苏菲更生气了,指着陆岑岑问:“她连工作经验都没有,她有什么能力?”南洙决看向陆岑岑:“有没有能力,她自己会证明的。还有,苏菲,我说了,以后不要再管鸣世的事,这是最后一次。”残酷的打击让苏菲整个人顿时蔫了,眼眶也慢慢红了起来,再留下来也是丢人,她瞪了陆岑岑一眼,哭着跑出去了。陆岑岑忍不住摇摇头,苏菲白莲花段位不高,这种事她能查到,南洙决查不到吗?何必拿来南洙决面前自讨苦吃?还有那查她资料的十万块,怎么可以这么浪费钱!陆岑岑想想就替她心疼,等以后有机会要好好教教她,南洙决问陆岑岑:“你还有别的问题吗?”现在自己要是说自己没能力拒绝的话,南洙决会不会一气之下把她开除了?她现在可是要靠这份工作保命的。她只好拿起文件说:“没问题。”离开总裁办公室,陆岑岑立即去向杨助理请教该怎么办。杨助理听后,果然十分有耐心地给她讲解了一遍,还把一些第三方广告公司的名单发给了她,让她挨个联系,比较一下哪家合适。陆岑岑好不容易听懂了,却有点奇怪:“鸣世这么大的集团,没有自己的广告部门吗?为什么要找三方,还要我这个总裁助理亲自联系?”杨助理笑了笑解释说:“我们集团在南美那边资源不多,所以要交给三方,很正常,你先按照总裁的意思去做吧。”陆岑岑也不再多说,她加上杨助理给的那些公司联系人的通讯账号,和他们说清楚目的,顺便要一下他们公司以前做过的案例看看。有个妹子特别热情,还说要请陆岑岑吃饭,陆岑岑本来是拒绝的,那妹子又连续发了好几个哭戚戚的表情包过来,还说:“合不合作不重要,我老板说我们这种刚毕业出来工作要加强人脉,我就想和你交个朋友。”陆岑岑想到自己刚出来工作那会儿,老板也是这么说的,瞬间理解妹子的心情了,便同意下班后和她约集团附近的小吃街去吃臭豆腐。下班后,陆岑岑过去赴约。小吃街人很多,她低头给妹子发了个消息问她在哪儿,忽然面前伸出一只手,直接把她拉到了旁边的臭豆腐店里。陆岑岑吓了一跳,一看居然是苟谦任,她立即抽回自己的手,不客气地说:“我报警了!”苟谦任连忙摆手:“别别别,我就是约你出来的人,我有重要的事跟你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