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发送邮件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昊天小说
昊天小说 > 都市言情 > 总裁明明超a却过分沙雕 > 第6章 总裁自降身份

第6章 总裁自降身份

陆岑岑一下午心情都特别好,似乎已经看见海景别墅再向她招手了。快下班的时候,杨助理过来说南总要单独请她吃饭,陆岑岑也没拒绝。自己现在没钱,能省一顿晚饭也是好的。杨助理开车送他们俩过去,到了之后他为了给二人单独相处的机会,自己就找个借口离开了。这是一家网红串串店,门口早已排起了长队,不过杨助理办事向来靠谱,提前两个小时过来叫了号,他们俩就直接进去了。南洙决在点餐的时候想到了杨助理跟他说过的黑胡椒梗,虽然到现在依然觉得有点蠢,但听说女孩子吃这套,他打算也试试。于是服务员过来问他们要什么小料的时候,南洙决脑海里想着“自降身份”,什么调料最能自降身份呢?他思考了好一会儿,说:“那就番茄酱吧。”没有比这个更降身份的了吧?尤其还是肯德基送的那种一次性一包的,一看就是平民爱用的。陆岑岑正在喝水,听见这句话差点笑喷,她估计南洙决是没吃过串串,就说:“总裁,吃串串一般要吃辣,你要是不能吃辣咱们可以去吃别的。”服务员也在一边说:“确实,我们这儿也没番茄酱。”南洙决现在感觉是陆岑岑在为了他自降身份……杨助理出的什么鬼主意?难不成当初他就是靠这些办法追到他女朋友的?回头一定找他麻烦去。即使心里已经尴尬的不行,他脸上依然一副高冷桀骜的模样,笑了一声说:“不必。”陆岑岑还是担心他吃不了辣,就对服务员说:“麻烦你帮他调一份油碟,少放辣。”可已经放很少的辣了,南洙决还是只吃了两口就辣的满脸通红。关键他偶像包袱还重的很,即使这样了,吃饭的动作依然精致优雅,完全不会像别人被辣到的时候伸着舌头吹气。陆岑岑担心他再这样下去就得去医院了,索性把自己面前的冰粉递到他面前,说:“南总,你尝尝这个。”南洙决看着她笑得弯弯的眉眼,竟然出了神,好一会儿也没接下陆岑岑手中的甜品。陆岑岑索性端着冰粉坐到他身边去,招呼他:“很好吃的,你尝尝,吃一口就不辣了。”南洙决没接那碗冰粉,却忽然一把握住她的手腕,哼笑道:“你撩拨人的手段从哪儿学的?”陆岑岑哭笑不得,就给你送个冰粉咋就撩拨了?又没嘴对嘴喂你。因为知道狗血剧情总裁的想法总是出人意料,她也不和他计较什么了,笑着说:“怎么,南总也想学?”——你要你敢说想说,我就收学费开班。南洙决跟不上她的脑回路,就静静看着她干净素白淡的脸,和记忆中的人儿重叠,忽然莫名其妙地问了一句:“你就不好奇我为什么帮你?”陆岑岑一笑:“之前我以为你图我身子,后来知道是我和你的白月光柚柚长得像,所以你才帮我,对不对?”南洙决有些吃惊:“你怎么知道的?”“那天你喝醉了自己说的啊。”陆岑岑索性跟他摊牌了,拍拍他的肩膀说,“不要那么紧张,我失忆了不知道以前发生了什么。假如以后你查出来我就是你的白月光,那以后该怎样就怎样。假如我不是,你就多给我点遣散费,我去买个海景别墅一辈子不回来。”南洙决听她这么说,心里忽然有些钝钝地难受。后面也没再说什么。吃完后二人一起回酒店,他进了房间关上门就赶紧给杨助理打了个电话。杨助理一接起来,就好奇地问:“南总,怎么样?今晚有新的进展吗?”南洙决叹了口气,说:“我忽然觉得自己很自私。”杨助理一愣,忙问:“怎么了?”“万一她不是柚柚,而我的柚柚真的回来了,我岂不是要伤陆岑岑的心了?今晚她说要是真的柚柚回来了,让我给她点钱把她打发走了就行。”杨助理沉默一会儿,说:“南总您先不用这么悲观,陆小姐也不一定会爱上您啊,说不定她可能真的只是图个钱。”南洙决笃定地说:“不可能,我的魅力难道还比不上我的钱?再这样下去她一定会死心塌地地爱上我。”杨助理真挚地说:“您的人和您的钱都有魅力,如果到时候发现柚柚和陆小姐真不是同一人,您就多补偿她点钱。”南洙决叹了口气:“我就是不想用钱解决,陆岑岑是个好女孩,懂事体贴,这种女孩要的是感情,不是钱。”杨助理又沉默了好一会儿,说:“那我也不知道怎么办了,要不我问问璐璐吧?”璐璐就是杨助理那个交往了七年快结婚的女朋友,南洙决“嗯”了一声。不一会儿,杨助理的电话又打来了,说:“南总,我问过璐璐了,璐璐说您和陆小姐就一步步来,您和柚柚那都是小时候的事了,就算放下又有什么关系?如果陆小姐就是柚柚,那皆大欢喜,如果不是,您也要听您自己的心意,千万别钻牛角尖。”南洙决不太满意这个答案。他又怎么可能放下柚柚?柚柚是他心上最深的烙印。可万一陆岑岑和他接触久了,爱他爱的无法自拔,到时候柚柚回来了,他又怎么面对陆岑岑?想了很久,南洙决下定决心:“所以当务之急,就是查清她到底是不是柚柚。”……房间的电话忽然响了,陆岑岑接起,是酒店前台打来的,说楼下有个侯先生找她。她放下电话就过去了,结果到了酒店楼下,就看见昨天晚上被自己捶成猪头的苟谦任抱着一捧花站在那里。陆岑岑打算扭头就走,苟谦任却追了过来,着急地对她说:“岑岑,你给我十分钟,听我说完,好不好?”他的嘴巴也肿了,说话不利索,这些话还是陆岑岑连蒙带猜猜出来的,怪不得前台会把“苟先生”听成“侯先生”。陆岑岑摇摇头:“没必要,我跟你没关系了。”“岑岑,你就看在我养了你五年的份上……”陆岑岑眼中寒光一闪,本想跟他辩驳,但这里人来人往,吵架不免丢脸,就把他带到了楼梯间想听听他到底要说什么。到了楼梯间,苟谦任立即将花塞到她的怀中,着急地说:“岑岑,我不信我和你五年的感情,你就这么轻易放下了,我也是到现在才知道,我爱的还是你。”陆岑岑反问:“是吗?”苟谦任点点头:“真的,我也知道你一定爱的还是我,南总那个身份,怎么会看上你这种一无所有的女人?”不管苟谦任怎么说,陆岑岑始终在质疑,回他的话只有“是吗?真的吗?我不信。”她这么淡定,弄得苟谦任心里越发窝火,语气也不自觉硬了起来:“岑岑,你要是现在愿意跟我回家,我还可以继续跟你结婚。”陆岑岑能理解苟谦任此时的心情,因为原先的陆岑岑在他面前连尊严都没有,任他如何对待都只会忍气吞声,就是因为她爱他,他肯定接受不了陆岑岑这么快就跟了别的男人。陆岑岑摇摇头:“没必要,南总还在床上等我。以后你要是再来找我,我依然打你一顿再报警说你敲诈我。”说完,陆岑岑打开楼梯间的门就走出去了。苟谦任想追出去的,就在此时他的手机响了起来,他立即接起来,唯唯诺诺地说:“南总,对不起对不起,陆岑岑现在完全不理我,我又把事情搞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