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发送邮件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昊天小说
昊天小说 > 都市言情 > 重生换个爹 > 第九章 慈母多败儿

第九章 慈母多败儿

次日清晨。昨夜,丫鬟们收拾了一夜行礼,虽然嘉柔公主吩咐过动作轻微些,但还是扰得睡眠不好的温婉一夜未眠,直到天明的时候,温婉才堪堪睡去。还没有睡多久,就被芷荷叫醒了,因为出发的时辰快到了。一脸睡眼惺忪的温婉刚到饭厅,就听到嘉柔公主不悦的声音。“气色怎么那么差?”温婉迷茫的抬头,昨夜受了凉脑袋有些晕乎乎的,导致她反应有些迟钝。“爹,娘。”温三爷放下筷子,担忧的望着女儿“又着凉了?”温婉应了一声,像是没有长骨头一样的依偎着温三爷,其实她想靠她娘的,但是怕她娘又收拾她,便冲她爹撒娇去了。“头疼。”“不会发烧了吧?”嘉柔公主蹙紧眉心。看着那惨白的娇颜,温三爷心疼坏了,将手放在女儿额头摸了摸后,松了一口气。“没发烧。昨夜是不是没有睡好?”温婉迷迷糊糊的点点头“吵。”嘉柔公主的脸色微微一变“这是怎么回事?”李嬷嬷向来会察言观色,站出来恭敬道“夫人,纳兰府又送来了不少的东西,应该是丫鬟们收拾整理的时候,吵到小姐睡觉了。”闻言,嘉柔公主的脸色方才好上几分。温三爷拍了拍自家夫人的手背,道“夫人勿要生气,收拾行李难免发出噪音,别和丫鬟们一般见识了。”嘉柔公主娇嗔的瞪了温三爷一眼“就老爷心善,说得妾身多不懂事似的。”“怎么会?夫人最是明事理了。”温三爷乐呵道“好了,既然婉儿没事,那先用膳吧,待会儿还得赶路。”“是。”嘉柔公主温顺的颔首。温婉看着和顺温柔的娘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虽说娘装了十数年的贤良人,但温婉还是有些不习惯。早膳用到一半,温三爷突然问道“婉儿,你和明月可是吵架了?”“啊。”温婉搅着碗里的素粥,神色淡然“爹可是听到什么消息了?”温三爷提起此事微微皱眉“听下人说,明月为了见你,在门口淋了一夜的雨,今早儿才留下一包花籽走了。”闻言,温婉的眼睛一亮“花籽?什么花籽?”温三爷的眉角一抽,关心的重点难道不该是淋了一夜的雨吗?“婉儿,明月那丫头虽然脾气不太好,但对你确实不错,你以前不是与她相处得最好吗?怎么马上要回京了,反倒闹起来,还让她淋了一夜的雨。”温婉不甚在意,扁了扁嘴角“我就是不喜欢她嘛。”温三爷看着撒娇的女儿,只觉得头疼得厉害,又忍不下心呵斥女儿,只能换一种方式劝道。“明月今早晕倒在温府门口,百姓们可是议论纷纷的,婉儿总不想自己的名声受损吧?”“果真晕倒了?”温婉眨了眨眼。温三爷无奈极了“果真晕倒了!如若不是我派人送她回去,恐怕此时江南已经人尽皆知了。你与明月到底怎么了?”“既然回去了,那就是没事了。”温婉不甚为意。仿佛一个女儿家在外淋了一夜的雨是件芝麻大小的事一样。筷子啪的一声拍在桌子上,温三爷怒道“婉儿!”温婉吓了一跳“爹,你干嘛啦?这么大声做什么?都吓着女儿了。”“你怎么这般……”狠毒两个字怎么也说不出口。到头来,温三爷还把自己憋得一肚子的气。“老爷怎么发如此大的火?有话好好说,别气坏了身子,到时候婉儿又得自责难过了。”嘉柔公主伸出纤纤细手替温三爷安抚着胸膛,舒缓着怒气。被夫人这么一安抚,温三爷脸上的怒火却是没有消散,仿若火上浇油。“慈母多败儿!夫人,你莫要管了。”嘉柔公主一愣,似是没有反应过来。看着一脸无辜的女儿,温三爷就气不打一处来,呵斥道“明月那丫头因为你淋了一夜的雨,你怎么就不知道愧疚?她到底犯了多大的错,让你如此对她?”温婉一愣,眼圈红了“爹,你骂我。你从来没有骂过我的,现在,你竟然为了一个外人骂我……”看着哭得伤伤心心的女儿,到嘴的呵斥只能往肚子里咽,温三爷被这么一出打乱了阵脚,手忙脚乱的站起来,急切道。“没有,爹没有骂你。”“你就是骂我了,你不止骂我,你还骂娘了。”温婉满脸的伤心。看着女儿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的,温三爷哪还忍得下心训斥“婉儿莫要哭了,好不好?爹给你道歉还不行吗?”“爹不疼我了。”温婉依旧在那里哭得撕心裂肺的,一边哭一边咳嗽,本就惨白的小脸哭得红扑扑的,那模样别提多可怜了。这下,温三爷彻底服软了“爹错了,爹错了还不行吗?别哭了,哭得爹心都要碎了。”“呜呜呜。”温婉才不管,依旧在那里哭,身子本就不好,才哭了一会儿嗓子就沙哑了,身子忍不住的颤栗摇摇欲坠的。温三爷无法了,只能求助与嘉柔公主“夫人,夫人,你劝劝婉儿,你知道的,我不是那个意思。”嘉柔公主微微颔首,拿出手帕轻柔的擦拭着温婉的脸颊。“婉儿,别哭了,你再哭,娘都想哭了。”此话一出,温婉的哭声瞬间弱了许多,梨花带雨的小脸委屈的看着她娘。“娘,我也不想哭的,可是我忍不住啊。爹怎么能那么说女儿,难道在爹的心里,我就是个无理取闹,心肠狠毒的人吗?”温三爷急切道“自然不是,我家婉儿最乖巧听话了!”确实如此,在温三爷的印象中,自从五岁落水后婉儿就是个对父母言听计从的乖宝宝,至多在家里憋闷了偷跑出去玩,除此之外,品行才貌无一不让他骄傲。所以,此次温婉一反常态,冷漠的让明月在雨里淋了一夜,他才会如此震怒。因为在他的印象中女儿就如夫人一样,是个连蚂蚁都舍不得踩死的心慈手软的人。听到亲爹认错,温婉娇哼一声,将脑袋埋进嘉柔公主的怀中,欢喜的呼吸着那慈母的气息。“不想理你。”闷闷的声音传出。温三爷无奈极了“婉儿,爹只是担心你的名声。你在江南,无人敢背后诋毁你,可若是回了京城,到处都是王侯将相,你这个县主又算得上什么。爹只是担心你,生怕你因一时之怒,而坏了名誉。到时候虽说有温府替你撑着,可到底对你的婚事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