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发送邮件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昊天小说
昊天小说 > 玄幻魔法 > 白银霸主 > 第四百零七章 再临匠械营

第四百零七章 再临匠械营

只是大概一年不见,黄龙县匠械营还是和一年前一样,匠械营里人还是那些人,地方还是那个地方,匠械营里的工匠,作坊,白蜡林也是老样子,如果说非要有什么不同的话,那就是严礼强这次来,匠械营里的人比起以往对他更热情了。

严礼强一行人骑着马来到匠械营门口的时候,他就看到匠械营门口两边黑压压的站满了人,那场面,如果找几个小学生抖动着大红花再喊着欢迎欢迎热烈欢迎的话,简直和严礼强上辈子看到那种迎接领导视察的场面,完全如出一辙。

看到那一张张似曾相似的面孔热切的看着自己这边,严礼强苦笑了一下,看着钱肃,“钱叔,太隆重了吧!”

“要的,要的!”钱肃笑眯眯的看着严礼强,“毕竟从今往后,我们黄龙县匠械营的这几百口人都要跟着你吃饭了,这迎接上官的礼节,也是应该的,要不是时间仓促,来不及做太多准备,我还嫌这个场面小了呢!”

严礼强笑了笑,距离那迎接的人群还有一截,就已经跳下马来,把缰绳交给了胡海河,然后直接走了过去。

钱肃等人自然也下了马,跟着严礼强走了过去。

“祁云督护府麾下黄龙匠械营营众见过督护大人!”几百个人一起用力吼了起来,给严礼强行礼,倒把严礼强都吓了一跳,也让严礼强心中小小的虚荣心在这一刻得到了巨大的满足。

这绝对是排练过的,要不然不可能这么整齐!

严礼强看了钱肃一眼,发现钱肃笑而不语,他也就笑了笑,对着众人拱了拱手,“大家也都别在这里站着了,我们进去说话吧!”

说完这句话,严礼强就直接朝着匠械营里面走去,钱肃等人跟在严礼强的身边,那些迎接他的匠械营众人也都跟着严礼强走到了匠械营里。

对匠械营,严礼强自然是轻车熟路,进入匠械营的大门之后,他直接走到了匠械营的饭堂,看着众人都来到饭堂的院子里,一个个瞪着眼睛看着他,他就在饭堂的石阶上站好,清了清嗓子,对着所有匠械营的人大声发表了他来匠械营的第一场的正式演说。

“我是谁也就不介绍了,匠械营里的诸位大哥叔伯都知道,多余的话我就不说了,大家也都知根知底的,或许有的人还在奇怪,为什么这好好的黄龙匠械营一下子就被分到了连个影子都没有的祁云督护府的麾下,我就跟大家说一说,这是我向皇上要来的,当日我回甘州之前,皇上给了我两个差事让我选择,一个差事是甘州匠械营督造,还有一个就是祁云督护,我选了后面这个差事,然后让皇上把黄龙县匠械营给我,皇上也同意了,所以就把匠械营交给了我,大家或许又奇怪,甘州这么多匠械营,我为什么偏偏就想要黄龙匠械营呢,我在这里就实话告诉大家,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肥水不流外人田!”

严礼强一开口,匠械营所有人就都安静了下来,一个个瞪大了眼睛听着严礼强在说话,生怕漏掉了一个字,你别说,严礼强这开口一说的话,还真就说到了匠械营一个人的心里,整个匠械营中,有那些疑问的,绝对不止一个,许多人听说严礼强连甘州匠械营督造的差事都没有要,一个个暗暗的咋舌,这差事,可是整个甘州匠械营的头头啊,这个差事管的匠械营那可就不是一个,而是几十个了,既然皇帝陛下连几十个匠械营的差事都能交给严礼强,那么,眼前自己这个匠械营对严礼强来说,自然就不算什么了,一干人这么想着,虽然严礼强说的这是肥水不流外人田,心中更是好奇,几百人的饭堂的院子里,一下子鸦雀无声。

严礼强停顿了一下,看了众人一眼,也把众人心中的那些念头尽收心底,他的脸上露出了一个笑容,“原本除了黄龙匠械营之外,我也还有其他的匠械营可以选择,只要我开口,皇上一定会同意,为什么我说肥水不流外人田呢,那就只有一个原因,我和大家都熟悉,钱叔也是我的长辈,我这边有好处,自然首先想到的是大家,大家不要以为现在跟着我就要去关外打仗受苦,和沙突人玩命,我在这里告诉大家,你们跟着我不用打仗,不用拼命,也不用去关外,大家还是做自己擅长的事情,只是这个匠械营以后就属于祁云督护府麾下,钱叔还是这个匠械营的营监,匠械营会有些变化,但这变化,是让匠械营变得更好,而不是更坏,我带着大家,不是去做什么打打杀杀的事情,而是带着大家一起做生意,一起发财,一起吃香的喝辣的,一起过好日子,大家说这样好不好?”

“好!”饭堂院子里的所有人都兴高采烈的吼了起来。

“我虽然的话,今天我就和大家说,想要离开匠械营自谋生路自己出去闯的,想回家的,无论是谁,现在就可以站出来,我在这里可以当场同意他离开,不仅同意他离开,我还会给他十两银子的路费,让他现在就能收拾东西离开匠械营,绝不为难,只是离开之后以后就不能再回来了,我严礼强虽然年轻,但我身为祁云督护,是说话算话的,我现在说的话钱叔和诸位都可以作证!”严礼强环视众人一圈,“匠械营的人今天都在这里了,我给大家一柱香的时间考虑一下,大家也可以商量商量,一炷香之后,我再过来,有想离开的人想好了是去是留再告诉我!”

说完这话,严礼强看了钱肃一眼,使了一个眼色,然后两个人就直接离开了饭堂,来到不远处钱肃住的小院,让匠械营的一干人留在饭堂那里考虑。

两个人刚一离开,饭堂那边就嗡的一声,不少人一下子就议论起来,因为严礼强给出的这个选择,是以前众人想都不敢想的。

“礼强,你这胆子也够大了,你就不怕他们都跑了,要知道十两银子对许多人来说可不是小数目……”钱肃苦笑了一下,摇着头对严礼强说道,“我都没想到你一来匠械营就来这么一出!”

“愿意走的人,留下也没意思,人不够,钱叔可以再招,我相信以后想要来咱们匠械营的工匠,恐怕要挤脑袋,现在让不想呆的人走了更好!”严礼强无所谓的笑了笑。

“你有把握?”

“过去这一年,钱叔在藕节煤上应该也赚了不少钱吧,钱叔的腰包鼓了起来,钱叔在黄龙县城里的那几个红颜知己,应该没少收到钱叔你送的礼物和首饰吧,我觉得钱叔过去一年在黄龙县那些风流场里的名声应该是更响了!”严礼强微笑着反问。

“咳……咳……”钱肃老脸微微一红,但眼睛却也瞬间一亮,一下子把话题岔开了,“藕节煤我这边是赚了一点,但只是小头,而且那制煤的工艺也不可能长久保密,这种赚钱的行当,有些人一琢磨,就能慢慢琢磨出门道来,莫非礼强你还有好东西没有拿出来?”

“哈哈哈,我先保密,等到时候钱叔就知道了!”

“我发现你这次从帝京城回来,还真是让人看不透了!”

“钱叔这么说,就让我觉得以前我没心没肺一样,那么容易被人看透……”严礼强摊开手无奈的说道。

钱肃一愣,然后哈哈大笑了起来……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