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发送邮件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昊天小说
昊天小说 > 科幻小说 > 魔幻圣域 > 27 井底之蛙不识好歹

27 井底之蛙不识好歹

“……是么,我还不够资格吗?”

听得萱萱毫不避讳地指摘,幕城抽了抽嘴角,重复着萱萱的嘲讽自言道。他细眯的眼睛虽说依然保持着锐利的神色,不过却显然黯淡了不少,面对萱萱那一语中的的言语,幕城的脸上隐约般露出难言的苦涩,他犹如吃了黄莲般,苦笑了一下:

“这小妮子嘴中吐出的话虽然毫不不留情,不过我的魔法实力不足倒也是事实呢……”

幕城眼眸紧锁,眯着眼睛紧紧盯着眼前那女仆装扮的萱萱,他丝毫没有对她刚才极具讽刺的言语感到愤怒,亦或是不甘,反而却连自己也感到意外地认同她的观点,不过,幕城还是轻轻摇了摇头:

“真是让人感到遗憾呢……”

幕城与纱织签订婚约的主要起因是由天家与风家的长辈主持商量约定,那个时候的幕城仍旧是住在本家,并且天赋凌然,他被家族内所有人都视为年轻一辈中杰出的魔法奇才之一,而被公认的另一个天才,则是风家的嫡系长女,风家大小姐风纱织。

因此,当天家与风家的长辈见面时提出这门婚约的时候,两家人都仿佛一拍即合,十分迅速地开口答应并且签订了这门婚事。

他们以极快的速度办好此事,虽说是询问过幕城与纱织两人,不过也有两家各自的如意算盘,他们是打算通过这门婚事加强两家之间的关系,形成亲家的关系以便更好巩固自身家族的地位以及名望,这门婚事,从另一方面也可以说成是政治联姻也不为过。

虽然说政治联姻在多数情况下是男女双为了各自所属的集团的政治利益而结婚,一般都没有任何感情基础,双方都是在利益驱动下结成的婚姻,不过对于当事人幕城与纱织来说却与此不大相同,暂且不论幕城,仅讨论纱织,她很早就已经对幕城有着莫名的好感,她对这门婚事并不反对,甚至可能还打算想快点完成这门婚事约定,只不过碍于自己是女方或者是年龄仍旧是小孩的关系而不敢轻易开口提出而已。毕竟,纱织是少女,不到万一的时候还真是难以开口提出她认为丢脸的事情。

对于幕城而言,纱织是自己儿时重要玩伴,如同青梅竹马一般。她在幕城处于困境、的时候并没有与其他人一样落井下石,也没有嘲笑幕城,甚至还向幕城伸出手拉了他一把。

幕城因此也对纱织抱有很要好的感觉,何况,幕城一般不会轻易许下诺言,但一旦向某人承诺了,即使天塌下来他也要将之实现。

所以,两大家族长辈订下的这门政治联姻实则是双方都受益的婚事。但天不遂愿,不到半个月,幕城的妹妹琉璃惨遭火灾的围困从而失踪,幕城则认为琉璃的失踪是自己保护不力从而感到极其自责,以至于发生了后来震惊家族的事件,曾经的魔法奇才天幕城在魔碑测试中被评定为无魔者,随后便被现任当家天深夜贬至分家。

思绪从记忆中拉回,映入幕城瞳孔中的依旧是女仆萱萱那寒意逼人的冷漠视线。他抿抿嘴,轻轻地笑了,看似随意,不过声音却格外沉重:

“……够不够资格,可不是凭肉眼就能观察出来的啊。”声音低沉而稳重,听在萱萱的耳里却极具挑衅的意味。

虽说萱萱的话语并没有任何诋毁幕城的意味,或许她只是想让幕城离开纱织,但殊不知,她的言论却点燃了幕城内心深处泯灭已久的,那股倔强的脾气。

毕竟刚才已经答应了纱织,幕城他,不可能向以前一样再次退缩,猥琐下去了……

“就凭你现在的魔法实力,真是井底之蛙不识好歹……”

娇声呵斥着,但滑到嘴边却停顿了一下。萱萱似乎并未想到幕城的性格是这般倔强,被幕城这样驳斥,她一时气得满脸通红,失去方寸后脑子混乱了许多,接下来的话似乎也格外刺耳:

“……那我倒要看看在魔碑测试中被评定为无魔者的你是不是只靠那张嘴巴了,我是不会因为你与纱织小姐有着婚约关系而手下留情的!”

“……呵呵,我也想知道我到底是不是只剩下一张倔强的嘴巴,你尽管使出全力,不然伤害到你可不好了。”

幕城并没有因为萱萱的讽刺言论感到生气,他耸了耸肩膀,故作镇静一般淡然一笑。

“但是,在魔法比拼上我还是处于十分不利的局势啊……”

幕城虽说现在是第一次遇见萱萱,不过与生俱来的直觉告诉他,萱萱并不是如她那可爱的外表般那般孱弱,要对付萱萱并不是容易的事情,稍微一个大意,将很大可能会吃到沉重的苦头。

“……看来只能靠体术应对了呢,虽然想过体术与魔法对决的可行性,但不知道能撑多久呢。”

思绪不断在内心起伏着,幕城的眼睛不知何时起泛起了淡淡光泽,锐利的目光直勾勾的盯着萱萱,一股炽热的感觉涌上心头。

他十分有把握,在体术的比拼,他不会输给任何人!

“砰!”

幕城的思绪刚刚结束,远处萱萱的眉柳便是微微翘起,脸蛋变得极为阴冷,只见她白皙的纤手自大腿一侧轻轻一挥,磅礴的魔气便自其娇躯喷涌而出,穿着馒头鞋的小脚往前方微微一踏,身形便让常人难以置信的速度向幕城急冲而去。

女仆装扮的萱萱丝毫没有被过膝长裙所困扰,灵活的娇躯直奔幕城的同时右手五指并拢成掌直指幕城的胸膛,虽说并没有花俏的招式,不过夹着魔气的掌风振动之下,却散发着浓烈的阴寒之气。她显然不想让幕城有过多的时间做出反应,打算一击分出胜负!

“那是通过将魔气顺着经脉聚集掌心,强化手掌的坚硬程度么……”

并没有被萱萱颇显猛烈的攻势所吓到,幕城仅通过肉眼便分析出萱萱的攻击意图,他轻声赞叹:

“真不愧是纱织的贴身女仆管家,竟然能如此熟练运用魔气。不过,火候似乎还不够啊……”

“哼,火候不够的话你就接挡住给我看一下!……”

听得幕城的言论,萱萱倒是感到十分不爽,她以为幕城在虚张声势,心中的鄙夷之色更加浓厚了。

纱织小姐,可不能让给这种人!或许出于嫉妒,萱萱的内心发出这般颇显自私的思考。

==========

这本书是科幻类的日轻小说,是具有中国特色的轻小说,是宅系小说。可不是玄幻小说啊。重要的事情必须说三遍。

;